首页  »  制服迷惑  »  《大侠魂》之 第二章 多年夙愿一朝偿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第二章 多年夙愿一朝偿

 

  白君仪拿过一旁金黄的绒毯盖在自己和华云龙身上,亮丽的美眸,柔情无限地凝视着华云龙道:“龙儿,爽吗?”

  

  华云龙陶醉地道:“娘,真好,好爽,想不到交欢如此的美妙。”

  白君仪道:“龙儿,娘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地回答。”

  

  华云龙手揉按着白君仪丰隆柔滑的豪乳,道:“什麽事,你问吧。”

  

  白君仪被他弄得乳房痒痒的,她扭动娇躯,娇声道:“龙儿,不要玩了,弄得娘好痒,开始玩了那麽久,还没够啊。”

  

  华云龙嘻笑道:“娘的乳房这麽好,我永远也玩不厌。”说着,他犹爱不释手地玩弄着。

  

  白君仪见他赞美自己的乳房,芳心甜甜的,她软言温语道:“那你等娘问了事,再玩,好吗?宝贝。”

  华云龙停下道:“你问吧。”

  

  白君仪面容一整,认真地问道:“龙儿,你爱娘吗?”

  

  华云龙一听是这个问题,他不再嘻笑,郑重地道:“当然爱,在我心目中娘你是我最爱女人。那娘,你爱我吗?”

  

  白君仪柔情满腔,春水般澄澈,波光粼粼的杏眼,蕴含着浓腻得化不开的情意,望着他道:“龙儿,你知道吗?十年来有个男人一直盘踞在娘心中,娘爱他胜过自己的生命。”

  

  白君仪深邃清亮的凤眼,透露出比深潭还要深的浓情蜜意,凝视着华云龙,温柔的对他笑道:“龙儿,娘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呀,要不然娘刚才怎麽会将自己的身体奉献给你。”

  华云龙闻言欣喜若狂,他狂乱的吻向白君仪,而白君仪也热情的回应他的吻,最后母子俩的嘴唇舌头又纠缠在了一起。情意融融地舔舐吸吮着对方的舌头,津津有味地吐食着对方舌上和嘴中的津液。华云龙心中欲火再起,宝贝膨胀起来变得又粗又壮、又长又烫、一颤一抖地抵压在白君仪肥腻多肉的阴阜上。弄得白君仪春心蕩漾,淫兴又升,肥臀在下难耐地转动。

  

  华云龙急喘着气,星目直瞪着白君仪道:“娘……我……我要……。”

  

  白君仪媚眼流春,玉颊霞烧,媚声道:“宝贝,你要,就进来呀,不过,可要轻轻地,重了娘会疼的。”其实她不说,华云龙也知道要轻轻地,因爲上次白君仪的疼状他犹铭记在心。

  华云龙挺起龟眼怒张的宝贝,向白君仪桃源洞穴缓缓插入,他边插入边关切地问道:“娘,这样,不疼吧。”

  

  白君仪秀目情意绵绵地望着华云龙,柔声道:“嗯,乖宝贝,就是这样,慢慢地来。”

  

  华云龙感觉娘的小穴湿滑滑的一路插来很是顺畅,加之连插了俩次,白君仪比刚开始要适应华云龙粗壮得的宝贝了。一会儿华云龙就在白君仪毫无痛感的情况下,将宝贝全根插入。华云龙并没有立即开始抽插,而是伏下身温存地问道:“娘,没弄疼你吧?”

  

  白君仪见他如此乖巧听话,心中很是高兴,她红腻的香唇亲昵地吻了下华云龙的嘴唇,微笑道:“娘一点也不疼,你弄得真好,宝贝。”

  

  “那我动了。”白君仪黛眉生春,娇靥晕红地点了点头。

  华云龙似是仍怕白君仪会疼,他挺起宝贝在白君仪销魂肉洞中没敢用力抽插,只是微微用力地轻抽慢插着。其实他这样,哪能满足此刻欲火缠身,酥痒遍体的白君仪的需要。白君仪感觉肉穴中愈来愈骚痒,在肉穴中抽插的宝贝,已不能像刚开始给她带来一阵阵快感了,反是愈抽骚痒愈厉害,一阵阵奇痒钻心。她现在急需华云龙用力地重重地抽插方可解痒。

  

  虽说心中及肉穴迫切的需要,可是出于女本身的羞怯,加之她又不想在儿子脑海中留下自己淫蕩的印象,故而羞于啓齿向华云龙提出。她摇动雪白丰腴的玉臀,以期望借助玉臀地摇动,宝贝能磨擦去肉穴中的骚痒。谁知由于华云龙没用力,她如此摇动玉臀,宝贝只是蜻亭点水似的,在肉穴中左右轻擦一下,不但不解痒反骚痒愈甚。

  

  只痒得她芳心恍如千虫万蚁在噬咬似的无比的难受,白腻的娇靥也因承受不了那骚痒而痛苦地抽搐着,玉齿咬紧得咯咯轻响,纤纤玉手在床单上急得只乱抓乱揉,修长光滑的粉腿紧紧地纠缠在一起,激烈地互相摩擦着。华云龙见了还以爲自己又弄疼娘了。他立停止抽插,体贴地道:“娘,你怎麽了,是不是我将你弄疼了?”

  

  白君仪俏脸抽搐着道:“不……不是……”

  

  华云龙道:“那是怎麽了?”

  

  白君仪羊脂白玉般的香腮嫣红迷人,深潭般清澈明亮的杏眼看了看华云龙道:“是……是……”

  

  华云龙催促道:“是什麽?娘你快说呀。”

  

  心中的需要及肉穴的骚痒,让白君仪顾不得那麽多了,她鼓起勇气,强抑制住心中的羞意,深邃清亮的媚眼,含羞带怯地微微睁开望着华云龙,声如蚊吟的轻声道:“娘不是疼,是肉穴中太痒了,你要用力抽插才行。”道完此言,她明豔照人晶莹如玉的鹅蛋脸,羞红得娇豔欲滴,媚眼紧闭。

  华云龙自己也是宝贝麻痒无比,早就想用力抽插,只不过是顾忌着白君仪而强忍着。现在听白君仪这样一说,他马上毫无顾忌地挺起宝贝,在白君仪温暖柔嫩湿滑紧小的美穴中横沖直撞,左沖右突地奋力抽插起来。白君仪只觉那硬梆梆滚烫的宝贝插去了钻心的奇痒,带来一股股飘飘欲仙的快感。尤其是那环绕在龟头四周凸起肉棱子进出肉穴时刮磨得阴道四壁的嫩肉,一股令人欲仙欲死,心神皆醉,前所未有的快感如海浪般排山倒海似的涌入心间,沖上头顶,袭遍全身。

  

  白君仪舒爽得玉首一仰,樱桃小嘴张开满足地「啊」、「啊」地春呻浪吟。华云龙也感觉娘销魂肉洞中的阴肉那麽的柔软,暖和,磨擦得宝贝及龟头舒爽不已,满怀通畅,他遂更爲用力地狂抽猛插起来。在华云龙的抽插下,白君仪渐入佳境,高潮叠起。她纤腰如风中柳絮急舞,丰润白腻的玉臀,频频翘起去迎合华云龙的抽插。

  

  她珠圆玉润丰满的粉腿一伸一缩地活动着,千娇百媚的玉靥娇豔如花,眉目间浪态隐现,芳口半张,娇喘吁吁放蕩地浪叫着:“宝贝……你插得真好……娘……我……我爽死了……啊……喔……就是这样……龙儿……快……”

  忽然白君仪「啊」”地甜美地娇吟一声,柔润的双手及莹白修长的玉腿,恍如八爪鱼似的,紧紧地纠缠着华云龙,肉穴一阵急速收缩,一股火热热的津液直射而出,白君仪畅快地泄身了。已射过两次阳精的华云龙,此次抽插得更爲长久,他并没有随着白君仪一起泄身,犹宝贝坚硬似铁,十分兴奋地抽插着。

  身心俱爽的白君仪此刻媚眼微张,唇边浅笑,俏脸含春,下体淫液横流,四肢无力地瘫软在床上,任由华云龙去抽插。华云龙气喘嘘嘘地抽插不多时,也乐极情浓,再也控制不住,一股热精如岩浆爆发,汹涌而出,滋润了白君仪那久枯的花心,一时间天地交泰,阴阳调和。

  

 

  白君仪美丽的脸上露出满足的媚笑,华云龙瘫软地伏在娘的玉体上,她舒展玉臂,紧紧地搂着华云龙,抚着他的背,吻着他的唇,慈祥、和蔼、娇豔、妩媚,风情万种,仪态万千。

  

  华云龙癡癡地望着这位身爲他亲生母亲,而又对我投怀送抱,奉献肉体的绝世佳人,不禁引起了无限的遐思绮念道:“娘,龙儿等了八年了,自从和您定下约定后,我就等着这一天了。特别是等到龙儿我真正懂得了男女之事以后,魂里梦里想的都是您,整天想着什麽时候能和娘巫山云雨,共赴瑶台。今天终于完了心愿,我心里真是太高兴了。娘,龙儿干得还可以吧?您还舒服吧?够不够补偿您这八年来的相思之苦?”

  白君仪摸着他的大宝贝说:“是的,今天娘终于等到了,终于等到了龙儿用这根大宝贝来安慰我,我的好龙儿干得太好了太棒了,娘舒服极了。说实话,你今天弄得娘美得都要上天了,简直要把娘美死了。你真棒,真是娘的好儿子,第一次干女人就这麽厉害,以后有了经验就更了不得了,说不定真的会把娘弄死在你这根大宝贝下。不过,说到补偿我这几年来的相思之苦,那差得可太多了,你以爲干这麽一次娘就会满足了?不,不但不满足,反而因爲你让娘尝到了甜头,娘会想得更厉害,你要是以爲和娘干这一次就够了,以后不再理娘了,那就把娘害苦了。”

  “娘,您放心,我怎麽会不理您呢?我怎麽舍得?我是那麽的爱您,以后就是您不让我,我也会想方设法来干您,怎麽会不理您?我不会害苦您的,我会天天陪着您的。”

  “真的吗?我不让你,你就「想方设法」来我?你能想什麽方、设什麽法?我要你天天陪着我干什麽?让你天天干我吗?你这臭小子,净想美事。”

  白君仪真有点蛮不讲理,谁让她是自己母亲呢?华云龙只有提「抗议」的资格:“娘,您讲不讲理呀?是您说「不满足」,还说怕我「只您这一次就不再理你」,那意思不是说要让我多您吗?现在反过来还说我「想天天干您」、「净想美事」,您到底让儿子怎麽办?”

  “傻儿子,娘是逗你玩呢,你怎麽当真了?娘算怕你了,这麽不经逗。好了好了,娘认错,对不起,行了吧?娘承认,娘是想多和你玩,想多让你干我,行了吧?”白君仪温柔地吻着华云龙,那红唇粉脸,那妙目媚眼,真的是妙不胜言、无处不美。

  “娘,您真美。”

  “傻孩子,娘老了,不能和年轻时候比了,娘已经是韶华已逝了,娘想你会嫌我老了。”

  “这麽美丽的小老太婆,我愿意永远伏在您怀里。”

  “淘气的孩子,就怕你以后会被太多的又年轻又漂亮的女孩迷住,到那时,你就会忘了娘的。”

  “娘,您老人家放心吧,您是这麽美丽,又是这麽爱我,我怎麽能忘了您?我怎麽忍心不爱您?何况您是我的亲生母亲,还心甘情愿、不顾一切地和我干这种事,您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永远是神圣的,永远是至高无上的,您永远是我的最爱,能和您交欢是我的最好享受。”

  “好孩子,这娘就放心了,不过,你刚才说「您老人家」,难道我真的很老了吗?”

  “娘,您不老,在儿子我的心目中,您永远是年轻、漂亮、美丽、多情、温柔、慈祥┅┅”

  “好了好了,别再给娘带高帽了,娘没你说的那麽好,既然娘不老,那你以后就不要「您」、「您」地称呼我,说「你」就行。”

  “那怎麽行,您是我的母亲,我应该尊敬您,应该尊称「您」。”

  “怎麽不行?现在我们有了这种事,两人之间又多了一层关系,我既是你的母亲,又是你的妻子、爱人、情人。我是你母亲,你应该给我叫娘。我是你的妻子、爱人、情人,你也应该对我直呼「你」,对不对?要不然你就不要再和娘好了,在干那种事的时候我们不是平等的吗?好了,不要再说了,不然娘就要生气了。”

  “那好吧,我听娘「你」的话。”华云龙故意加重了「你」字的音,以示改正。

  白君仪高兴地吻了他一下,说:“这才是我的乖儿子、好爱人呢,别人要是知道我们的事,我就没法活了,哼,我才不这样想呢,只要我们真心相爱,干什麽都是理所应当的。何况你当年就是从我这阴道中出来的,你本身整个人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那麽你身上的这根肉柱,不就也是我身上的肉吗?”

  

  “那麽「我自己身上的肉』再进入我自己的阴道,有什麽不可以的?你整个人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就是我的一部份,你就是我的化身,你就是我,我们两个人,本来就是一体,我们现在这样,只不过是分别了十六年后「破镜重圆」,有什麽不对的?再说,爲什麽儿子能整天吃奶时吮娘的乳房,而不能干娘的?要知道,乳房和蜜穴同是女人身上的性器,只不过儿子吃奶是用嘴吮娘的乳房,而是用宝贝干娘的,对不对?”

  “娘,你说的太对了,以后我会随时向你要的,娘。”

  “放心吧,娘也想要,以后你不管什麽时候想玩,娘一定豁出命来奉陪。”

  华云龙脸伏压在白君仪饱满温软雪白的丰乳上,两人相视而笑,又甜蜜地拥吻着、爱抚着、交谈着、调笑着,华云龙只觉白君仪樱唇啓张之际,一阵阵香馥馥如幽似兰的馨香,自她芳口和琼鼻呼出,喷在脸上痒酥酥的,热乎乎的,且直沁心扉,让人意乱神迷,加之看见白君仪千娇百媚令人沈醉的娇羞之态,这些刺激起他的情欲,华云龙淫兴顿起,热血沸腾,直向下体涌去。

  他在白君仪温软湿润的嫩穴中的宝贝刹时愈加充血,变得更爲硬实粗壮灼热。白君仪感觉肉穴一胀一热,她没想到华云龙这麽快又再次硬了起来,她含水双眸又惊又喜地望着华云龙道:“龙儿,你怎麽又……”

  

  华云龙挺起粗壮的宝贝开始抽插,笑笑不语,宝贝用力向桃源洞穴深处一插。白君仪「喔」地娇吟一声,母子俩又陷入了乱伦的情欲中。这一次,俩男女比前两次加起来还弄得久。当母子俩畅快地双双泄了身,疲倦地情意缠绵地互拥着进入了梦乡时,已经是三更了。

  

 

  睡梦中白君仪欲翻身,却怎麽也翻不过来,不由醒来了。白君仪睁眼仔细一看,只见自己身体一丝不挂,赤条条和儿子腿儿相压地拥在一起。华云龙的脸伏压着自己的乳房熟睡着,他的两臂,还紧紧将自己纤腰抱住,一手捏在乳头上,一手搭在屁股边。就着床前幽黄的灯光,白君仪杏眼凝视看自己倾注了全部身心,贪恋癡爱着的儿子,见他剑眉方脸,胆鼻丹唇,英俊非常,心中涌起情丝万缕暗道:“啊,这就是我生的儿子,我终于得到他了,从今日起他就属于我了。”

  白君仪媚眼看着贴附在大腿根部里侧的宝贝,回想到刚才的情形,虽然撑涨得痛苦令人害怕。但这与华云龙贴胸交股的亲热,和欲仙欲死的快活相比,又不禁把一颗芳心引得乱跳,香腮发热,越想心越活动。她顾不得羞怯轻轻伸出她那春葱般白嫩的素手,到华云龙下面,摸玩他的宝贝。

  

  白君仪握着华云龙的宝贝时候,真是不敢相信这就是刚才将自己插得死去活来的东西,想着就是这东西刚才给自己带来了阔别已久,销魂蚀骨的快感。她不由得春心一蕩,淫兴又起。她那纤纤玉手爱不释手的玩弄着华云龙超人的宝贝。不一会,那物忽然直竖起来,连根到头,差不多有八寸多长,头上一个大龟头,又赤红凸凹,环绕在龟头四周凸起肉棱子比宝贝粗好多,露出二三分高的一个肉沿子,这时宝贝竖硬起来,青筋绽结,赤涨异常,真是十分粗大,白君仪的一只手简直把握不来。

  

  白君仪心里万想不到在睡梦中他也会这样发作,灼热的宝贝握在手中只烫人,且一跳一跳地颤抖不已。白君仪顿时欲火腾升,心旌摇蕩,气息粗浊,一双柔嫩的玉手更用力地上下抚摸着儿子的宝贝。这时华云龙早已醒了,见娘偷偷把玩他的宝贝,加之看见她那被熊熊欲火烧得宛如晚霞般绚丽的娇顔,秋水盈盈的媚眼,春意朦胧。

  

  华云龙知她淫心已动,自己宝贝,又被弄得硬起难消,便不由分说,按住白君仪跨上身去,扒开两腿,就把宝贝向阴户中乱顶乱塞,白君仪见他来势凶猛,深恐受伤,一面推住他的小腹,一面偎着他的脸,娇声说道:“乖儿,不要这样,小心又把娘弄痛了,你放轻一点,让娘扶着你的东西,这样比较容易进去嘛。”

  白君仪春葱般白嫩的柔荑,握住华云龙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宝贝,娇顔羞红,春心轻蕩,将宝贝对正自己湿糊糊的肉穴口,娇羞道:“进来吧,宝贝。”华云龙屁股一挺,硬实的龟头顶开细嫩豔红的小阴唇慢慢地向美穴深处挺进。

  

  俩男女遂又翻云覆雨,梅开四度了。这一次,白君仪母子抵死缠绵,尽情承欢,比前三次的任何一次都弄得长久。久久方才云收雨歇,疲惫地沈沈入睡。此刻,房中已恢複了往昔的平静。然而,白君仪肉穴中那混合着华云龙阳精,和她阴液的稠白的秽液,仍自肉穴缓缓流出,流经白君仪漆黑茂盛的阴毛,顺着她大腿根部白皙的股沟,滴落在早被阴液浸润得湿乎乎淡黄的床单上。

  

 

  这一睡直到次日天大亮,华云龙才悠然醒来。华云龙看见伏压在身下春梦中的白君仪,和自己赤裸裸的缠绵地互拥在一起。想起昨夜那销魂蚀骨的欢愉,翻云覆雨的一幕,若非此刻娘粉妆玉琢柔肌滑肤的胴体,一丝不挂的压在身下,紧小的蜜穴仍噙含住自己软缩如绵的宝贝,华云龙真不敢相信他梦寐以求的事情,竟然变成了现实。

  华云龙星目含情脉脉地看着美梦正酣的娘,她羊脂白玉般的香腮豔红迷人,且仍然隐现春意宛如海棠春睡,并且白君仪此刻在睡中似是梦到了什麽美事,娇顔梨涡浅现莞尔一笑。这笑容再加上白君仪妩媚撩人的玉靥,实是令人心旌摇蕩,难以自持。华云龙欲火腾升,情欲勃发。他那在白君仪销魂肉洞中休息了一夜的宝贝,又恢複了勃勃生机,一下就硬梆梆地将白君仪犹湿润的阴道塞得满满的、饱饱的、胀胀的,没有一处没被贴到。

  

  华云龙立刻急不可待地抽插起来,被他插醒的白君仪,睁开亮丽的美眸娇媚地一看华云龙,柔声道:“宝贝,弄了一夜还没够啊。”

  

  华云龙边抽插边道:“弄一夜怎麽够,就是弄一辈子我也不够。”

  

  白君仪芳心甜甜的,她俏脸微红,娇羞地嫣然一笑道:“那你就尽情地弄吧。”

  母子俩休息了一夜,现在是精力充沛,干劲十足。华云龙是奋力挥舞着他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宝贝,在白君仪温暖柔软的肉穴中恣意地横沖直撞。一股接一股美妙甜美的销魂快感,自宝贝与嫩穴四壁的摩擦中油然而生,波涛汹涌地袭上俩男女的心头,涌遍浑身。

  白君仪舒爽得晶莹如玉的香腮绯红一片,春色撩人,媚眼微啓,樱桃小嘴只张,莺声燕语,不绝于耳。她粉臀只扭,玉腰只扭,纵体承欢。华云龙俊面涨红,微微气喘地更爲用力地狂抽猛插着。这母子俩下体阴阳交合处,白君仪肥厚豔红的大阴唇,及肉穴口绯红柔嫩的小阴唇,被宝贝抽插得一下张开一下闭合,恍如两扇红门翕张不已,而乳白色的爱液好像蜗牛吐沫,自肉穴中滴滴只下。

  母子俩如胶似漆,曲尽绸缪地不知鏖战了多久。白君仪平坦光滑的玉腹忽地向上一挺,白腻浑圆的肥臀急摇,红唇大张「啊」地浪叫一声,一股滚烫的阴精自肉穴深处涌出,她畅快地达到了高潮。华云龙龟头在这阴精的沖击下,腰背一酸,心头一痒,阳精直射而出。

  泄了身的母子俩微微气喘地缠抱在一起。过了好一会儿,白君仪看见外面太阳已经老高,立刻道:“龙儿,快起来,太阳都老高了。”

  华云龙道:“不,我才不起来。”

  白君仪道:“你怎麽不起来。”

  

  华云龙初尝这人间美妙无比的肉味,食髓知味,淫兴丝毫不减。他手仍然握着白君仪酥胸上,那一对肥大白嫩的肉球道:“娘,我们今天不下床了,一天都呆在床上好吗?”

  白君仪杏眼关切地看着道:“宝贝,你是不是累了,想在床上休息,都怪娘不好。”

  华云龙道:“我不是累了,我是想……”说到这他手伸到白君仪桃花胜境,轻轻地爱抚,俊脸邪笑望着白君仪。

  

  白君仪隐隐知道他的用意,她娇躯扭了扭,粉面微红道:“又乱摸,不下床,干什麽?”

  华云龙笑道:“我们在床上行鱼水之欢呀。”

  白君仪想到要在床上交欢一整天,不由春心一蕩,白腻的玉颊泛起红潮,剪水双眸娇羞地一看华云龙道:“那怎麽行,待会她们找不到我们,肯定要找来。”

  

  华云龙道:“那娘去交待她们一下,就说我在娘这儿练功,让她们不用管了不就行了?”

  

  白君仪柔声道:“好,好,娘答应你。”就在此时华云龙腹中传来饑饿的「咕咕」的叫声,白君仪道:“龙儿,是不是饿了。”

  白君仪道:“啊,龙儿快起来,娘去端饭给你吃。”

  华云龙道:“不,我不吃饭。”

  “那你要吃什麽?”

  华云龙微笑道:“我要吃奶。”他一口噙含住白君仪珠圆小巧腥红的乳头吸吮起来。

  

  白君仪道:“傻孩子,娘现在这哪有奶给你吃啊,乖,宝贝让娘去端饭。”白君仪软言温语劝导好一会儿,华云龙仍是我行我素吸吮着白君仪的乳珠,就是不依。

  

  白君仪想了想,俏脸微微羞红,轻柔地道:“龙儿你不是说要呆在床上一天吗,若不吃饭,等一下哪来的力气……”说到这,出于羞怯令她难以继言。

  

  华云龙最喜欢看娘醉人的羞态,他故意问道:“等一下哪来的力气做什麽,娘你怎麽不说了。”

  白君仪娇腻地道:“你知道还问我。”

  华云龙道:“我就是不知道才问吗,你说呀,娘。”

  白君仪又轻又快地道:“你不吃饭,哪有力气来插娘,满意了吧,小坏家伙。”白君仪明眸娇媚地白了眼华云龙,白腻的芙蓉嫩颊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娇豔如花。

  

  华云龙星目陶醉地凝视着娘,衷心地赞歎道:“娘,你真美。”

  白君仪芳心十分甜蜜,她轻轻一笑道:“宝贝,这下该让娘起来了吧。”

  华云龙道:“娘,你要快点。”

  “嗯。”白君仪秀腿一着地,刚站起,下体忽传来一阵火辣辣的裂疼。她黛眉一蹙,「哎哟」娇嘀一声,娇躯又坐到了床上。

  

  华云龙紧张地问道:“娘,你怎麽了。”

  白君仪娇容微红道:“没什麽,可能是太久没弄了,有点疼。”

  “那我去拿饭吧。”

  

  她暗惊道:“怎会这样,就是当年第一次也没有这样啊。”她细细一想道:“是啊,自己从未被龙儿这麽大的宝贝插过,又从未弄过如此久,从昨夜到现在共弄了六次,也难怪会弄成这样。”她坐了一会儿又挣扎着站了起来,起身穿衣出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端回来了汤圆道:“龙儿,是汤圆,快来吃。”

  华云龙道:“我不想吃了。”

  白君仪道:“说好了的,怎麽又不吃了,来,乖宝贝,要不娘喂你。”

  华云龙道:“你喂我,好,我吃。”

  白君仪端着汤圆背靠着床头坐在床上,华云龙头压着白君仪温暖柔软的大腿,让白君仪喂他吃。白君仪用调羹弄起一粒圆白的汤圆放在嘴边轻轻地吹着,然后尝试了下不烫了,才喂给华云龙吃。华云龙吃了粒后,白君仪又弄起一粒正待喂给他吃,华云龙道:“娘,你吃吧。”

  白君仪道:“娘不饿,你吃了娘再吃。”

  华云龙道:“不吗,你不吃,我也不吃了。”

  白君仪又是无奈又是心喜地道:“好,好娘吃。”就这样母子俩你一口我一口,俩情融洽地吃完了两碗汤圆。

 

    

  吃了汤圆,华云龙就欲翻身而上,白君仪阻止道:“龙儿,现在不行。”

  华云龙道:“爲什麽?”

  白君仪道:“刚吃了饭就弄,会有伤身体的。”华云龙只得做罢。

  

  过了一会儿,华云龙等不急地道:“娘,可以了吧。”

  白君仪道:“才过了一会,还不行。”

  华云龙道:“那还要多久?”

  白君仪道:“至少还要半个时辰。”

  “啊,还要半个时辰。”华云龙噘起嘴道:“这麽久。”

  白君仪捧起他的脸,嫣红温软的香唇在华云龙嘴唇上极其缠绵地一吻,她粉颊微微酡红,美眸情意绵绵地望着华云龙道:“宝贝,不要急,到时娘随你怎麽弄都行。”

  

  这一吻吻去了华云龙心中的怨气,他道:“那我先玩玩你的乳房总可以吧。”

  白君仪娇声道:“你这孩子就是贪,不弄娘这,就要弄上面,一点都不放过娘。”

  华云龙笑道:“谁叫娘你长得这麽美。”他解开白君仪纯白的睡衣,傲然挺翘在羊脂白玉般酥胸上,丰硕圆润的豪乳,「温软新剥鸡头肉,滑腻胜似塞上酥」。

  华云龙一口饑饿地将雪白温软的玉乳含了个满口,然后他含住乳房嫩滑的柔肌,边吸吮边向外退。直到嘴中仅有莲子大小的乳珠,华云龙遂噙含住乳头如饑似渴地吸吮起来,不时他还用舌头舔着环绕在乳珠周围粉红的乳晕,他手也没歇着,在另一丰乳上恣意地揉按玩弄着。

  

  白君仪被他弄得心旌摇蕩,乳房麻痒不已,呼吸不平。华云龙愈弄淫兴愈增,他将舌头抵压住乳头在上面打圈似的舔舐着,不时还用牙齿咬住乳珠轻轻地磨咬几下。他揉按另一豪乳的手在更爲用力揉按的同时,还用手指夹住乳头揉擦着。

  

  华云龙吸吮舔舐揉擦下,白君仪珠圆小巧的乳珠渐渐地挺胀起来,变得硬梆梆的了。他遂又换一乳珠吸吮舔舐。弄得白君仪浑身恍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自椒乳升起的异痒遍及全身,内心深处的情欲被激起。她凹凸有致的娇躯在床上慢慢地蠕动着,芳口浅呻底吟道:“喔……痒死了……龙儿别吸了……娘好痒……”

  血气正旺的华云龙听到这娇语春声,目睹白君仪千娇百媚,隐含春意的玉颊,他欲火高涨,宝贝忽地硬挺起来,硬梆梆地顶压在白君仪柔软温热的玉腹上,他激动地愈加用力地吸吮舔舐着嫩乳。白君仪本已是春心大动,骚痒附体了,现再被华云龙灼热硬实的宝贝一顶压,春心是蕩漾不已,更觉浑身麻痒难当,尤其是下体那桃源洞穴感到无比的空虚和骚痒。

  

  她那本就很是丰盈的乳房,在经过华云龙的这番吸吮刺激后,迅速膨胀起来比原来更爲丰满饱胀,粉红的乳晕迅速向四周扩散,珠圆小巧的乳珠也由原来的浅粉红色转变成鲜红色。白君仪呼吸急促地喘息着,樱口低声叫痒不已:“龙儿,求求你别吸了,好孩子,娘快痒死了,啊,好痒,快进来。”异痒附体的娇躯在榻上蠕动得更爲厉害。

  

  吸吮舔舐嫩乳的华云龙此刻也是欲火攻心,忍不住了。他起身,挺起超愈常人的宝贝,对準娘春潮泛滥的桃源洞穴,屁股一挺,直插入穴。白君仪只觉这一插,肉穴中的骚痒顿无,一股甜美的快感直上心头。白君仪爽得雪白细腻的酥胸一挺,粉颈一伸,螓首翘起,樱口半张,「啊」地愉悦地娇吟一声。

  

  早已是迫不及待的华云龙,将粗壮的宝贝在白君仪湿润温暖的销魂肉洞中抽插不已。在一阵阵妙不可言的快感沖击下,白君仪埋藏在脑海中沈没已久的经验全苏醒过来。她微微娇喘着,挺起丰润白腻的肥臀来配合华云龙的抽插。可能是太久没弄了的缘故,她的动作显得有些生疏,配合得不是很好。华云龙宝贝向下插入时,她粉臀却下沈,肉穴又未对準华云龙的宝贝。

  

  华云龙抽出时,她玉臀一阵乱摇。如此弄得华云龙的宝贝不时插了个空,不是插在白君仪的小腹上,就是插在白君仪大腿根部的股沟上或肉阜上,有时还从美妙的肉穴中滑了出来。华云龙急了,双手按住白君仪滑腻富有弹性的粉臀道:“娘,你别动。”

  白君仪道:“龙儿,你等一下就知道娘动的好处了。”她纤纤玉手拔开华云龙的手,继续挺动着丰臀。

  

  在又经过数次失败后,白君仪配合得较爲成功了。华云龙宝贝向下一插,她就适时地翘起白净圆润的玉臀对準宝贝迎合上去,让华云龙的宝贝插了个结结实实。宝贝抽出时,她美臀向后一退,使嫩穴四壁更爲有力地摩擦着宝贝及龟头。

  

  如此华云龙只觉省力不少,下体不要像以前那样压下去,就能将宝贝插入到娘蜜穴的深处,并且宝贝与嫩穴四壁的摩擦力度也增强了,快感倍增,一阵阵无法言喻的快感直涌心头。华云龙欢愉地道:“娘……你……你动得……真好……真爽……啊……”

  白君仪何尝也不是更爽了,她眉目间春意隐现,莹白的娇容绯红,唇边含笑道:“宝贝,娘没骗你吧,你就只管用力就是了。”

  华云龙屁股在上一高一底地动着,白君仪挺翘白腻的肥臀,在下频频起伏全力迎合华云龙的抽插。俩男女皆舒爽不已,渐入佳境。终于在一股股欲仙欲死的快感席卷下,这母子俩又畅快地泄身了。华云龙想起白君仪方才疼痛之事,不由心存疑问地道:“娘,刚才我插入时,你怎麽会疼?”

  白君仪闻言白皙的娇顔霞烧,娇声道:“你这孩子哪来这麽多的问题。”

  华云龙笑道:“你不是有什麽不懂就问你吗。”

  白君仪道:“这个问题你可以不要弄懂。”

  华云龙道:“好娘,你就告诉我吧,你不说我就乱动了。”华云龙挺起仍是坚硬似铁、插在白君仪销魂肉洞中的宝贝,就欲动起来。

  

  白君仪忙道:“你别动,娘告诉你。”华云龙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看着白君仪。白君仪含水双眸一看华云龙,娇声道:“你呀,真是娘命中的克星。”

  白君仪嫩滑皓白的玉颊羞红,心儿轻轻地跳动,轻声道:“你的宝贝又粗又壮,娘的阴道本来就小,从未被你这大的宝贝插过,又这麽多年没弄了,你插进来娘自然是有些疼。”

  华云龙一听是自己宝贝太大,娘才疼的,紧张地问道:“那娘是不是不喜欢我的宝贝。”

  白君仪媚眼流春,含羞带怯地看了眼华云龙,道:“傻孩子,娘怎麽会不喜欢。要知道娘虽然有些疼,但是娘获得的快感是远胜于这疼的。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被特大号的宝贝插呢?想不到我的小儿子居然有这麽大的本钱,娘好高兴。”这番话白君仪说的是极轻极快。

  

  道完此言,白君仪心中涌起一股强大的羞意,芳心骤跳,凝脂般白腻的娇靥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豔如桃李。她螓首转向一边,不再看华云龙。华云龙见娘夸奖自己的宝贝,心中是无比的欣喜。他见娘这媚若娇花,使人陶醉的羞态,童心忽起,他装作未听真切的低下头,附耳在白君仪樱桃小嘴边问道:“娘,你说什麽,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白君仪娇声道:“谁要你没听清,羞死人了,我可不说了。”

  华云龙求道:“好娘,你就再说一次吧,这次我一定听清。”白君仪无可奈何,遂又羞红着脸,强抑制着心中的无比羞意将方才的话又说了一次。

  

  白君仪说完后,美眸瞥见华云龙脸上捉狭的笑容,立知自己上当了。顿时,她娇劲大发,粉拳捶打着华云龙娇嗔道:“龙儿,你好坏,骗娘。”此时此刻的白君仪哪里还像是华云龙的娘,简直就恍如一情窦初开的娇纵少女。

  

  华云龙笑道:“我怎麽又骗你了。”

  白君仪玉雕般的瑶鼻一翘,红唇一撇,娇声道:“你自己心中明白。”

  华云龙笑道:“那就罚我让娘再尝尝儿子的大宝贝。”华云龙挺起宝贝又开始了抽插。

  

  这已是陷入乱伦情欲中的母子俩的第八次,这次白君仪迎合得比上次更爲默契,没有一次让华云龙插空和让华云龙的宝贝从肉穴中滑出。母子俩的快感从未间断过,销魂蚀骨妙趣横生的快感,源源不断地袭上俩男女的心头。华云龙被这快感刺激得很是兴奋,欲火高涨,肆无忌惮地奋力挥舞着他硬若铁杵硕壮无比的宝贝,在白君仪的销魂肉洞中大起大落地狂抽猛插。

  

  他插时宝贝直插到白君仪嫩穴最深处方才抽出,抽时宝贝直抽到仅有小半截龟头在肉穴中才插入,而在经过这麽多次华云龙也变得较爲娴熟了,抽出时宝贝再没有滑出小穴,在刚好仅有小半截龟头在肉穴中时,他就把握时机地用力向嫩穴深处一插。如此一来,妙处多多。一来不会因爲宝贝掉出来而使停顿,二来女的快感也不会再因此而间断,三来女的肉穴四壁的娇嫩敏感的阴肉,从最深处到最浅处都受到了环绕在龟头四周凸起肉棱子强有力地刮磨。

  

  白君仪爽得媚眼如丝,眉目间浪态隐现,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春色撩人,宛如三月桃花绽开,红腻细薄的樱唇啓张不已,吐气如兰,娇喘吁吁,淫声浪语,不绝于耳:“龙儿……啊……喔……哦……你……你插得娘……好爽……宝贝……用力……”

  白君仪玉臀在下更爲用力更爲急切地向上频频挺动,修长白腻的玉腿向两边愈加张开,以方便华云龙大宝贝的深入,她桃源洞穴中的蜜液,更是恰似小溪般潺潺而流。华云龙眼见娘这令人心醉神迷的娇媚万分的含春娇容,耳听让人意乱神迷的莺声燕语。心中十分激动,情欲亢奋,气喘嘘嘘地挺起他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宝贝,在白君仪暖暖的湿滑滑的软绵绵的销魂肉洞中,肆无忌惮地疯狂抽插不已。

  

  环绕在龟头四周凸起肉棱子,更爲有力的刮磨着娘娇嫩敏感的蜜穴四壁,而蜜穴四壁的嫩肉,也更爲有力地摩擦着宝贝及大龟头,翕然畅美的快感自也更爲强烈了。母子俩高潮叠起,屡入佳境,飘飘欲仙的感觉在母子俩的心中和头脑中油然而生。

  

  母子俩全身心地沈醉于这感觉中,浑然忘我,只知全力挺动着屁股去迎合对方。白君仪红润的玉靥及高耸饱满的玉乳中间,直渗出缕缕细细的香汗,而一直在上抽插的华云龙更是累得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

  

  然而,纵是如此母子俩仍是不知疲倦,如胶似漆地你贪我恋,缠绵不休。最后在一股酣畅之极的快感沖击下,母子俩这才双双泄泄身,两个人都魂游太虚去了,这是母子俩弄得最久的一次。此刻已是傍晚了,母子俩精疲力尽地瘫软在床上,四肢酸软无力昏昏欲睡,谁也没有力气说一句话。好半天俩男女才缓过气来。

  

  白君仪感觉浑身骨头宛如被抽去了似的,全身酸疼使不出丝毫力气,从来没有这样疲倦过。白君仪看见华云龙额头遍是汗珠,黑发湿淋淋的,她芳心一疼,竭尽全力举起乏力的素手,揩去华云龙额头的汗珠,杏眼柔情无限,无比怜爱地注视着华云龙,温柔地道:“龙儿,以后不要再用这麽大的力了,看把你累的。”

  华云龙懒洋洋地笑道:“不用力,哪能这麽爽。”

  白君仪慈蔼地一笑道:“你这孩子来是贪。”母子俩互拥着小憩了一会儿,白君仪感觉粉臀、大腿里侧及阴部,被阴液浸润得湿乎乎的黏黏的十分不适。她遂道:“龙儿,起来。”

  华云龙道:“起来,干什麽?”

  白君仪桃腮微红道:“娘,身上黏乎乎的,想要去洗个澡。”

  白君仪这一说,华云龙也感到浑身汗湿湿的很是不舒服,他道:“我也要洗澡。”

  白君仪道:“那娘去给你放水。”白君仪起床只觉玉腿乏力,她步履蹒跚地走到浴室,放好水道:“龙儿,水放好了。”华云龙进入浴缸感觉水温适中,暖暖的,身体浸在其中顿感浑身的疲惫去了一大半。

  

  白君仪从浴室出来,到卧室一看自己和儿子疯狂在上面干了一天一夜,洁净雪白的床单此刻是狼籍不堪,一片淩乱,到处是一滩滩黄白相间混合着阴液和阳精的秽液,并且床单上还散落着数根黑长微卷的阴毛。白君仪心中羞意油然而生,皎洁的娇顔飞红,芳心轻跳,她立将床单换了下来,另铺上一床上面印染有连理枝的粉红的床单,枕头也换成了绣着鸳鸯戏水的双人枕。

  

  换好后,华云龙已洗了澡出来道:“娘,你去洗吧,啊,换了新床单,好漂亮。”他立躺倒在床上。

  

  白君仪道:“龙儿,你躺着休息,娘马上洗了澡,就去给你拿饭。”她转身进了浴室。

  

  白君仪很快就洗了澡,圆润白皙的香肩上散披着湿淋淋的黑发,凹凸有致光洁如玉的娇躯一丝不挂的走进卧室道:“龙儿,你要吃什麽?”

  华云龙看见娘洁白如玉的娇容,由于刚洗了澡而变得红润迷人,容光明豔。她婀娜多姿的身姿上下柔肌滑肤晶莹如玉毫无瑕疵,欺霜塞雪凝脂般滑腻的酥胸上,傲挺的一对豪乳结实饱满洁白,挺翘在乳房顶上的乳珠红玛瑙般鲜红诱人,玉腰纤细,粉臀圆润而丰挺,一双玉腿匀称而修长,她两只大腿之间毫无一点空隙,紧紧的合并在一起。

  

  平滑如玉无一分赘肉的小腹下,是那令人心蕩神驰的神秘的三角地区。此刻,覆盖着隆起如丘丰满的阴阜郁郁葱葱漆黑的阴毛湿淋淋的散贴在阴阜四边,肥厚腥红的大阴唇犹半张开着,平时隐藏在大阴唇下红腻细薄的小阴唇及珠圆殷红的阴蒂皆一一可见。

  

  白君仪见儿子的星目色迷迷地上下看着自己,她心中羞意油然而生,俏脸飞红,纤纤玉手一伸遮掩住芳草萋萋鹦鹉洲,难爲情地娇羞道:“龙儿,不许你这样看娘。”

  华云龙虽然已和娘赤裸裸的翻云覆雨多次,但是从未及这样细看。此刻,看来只令他心猿意马,欲念萌发,胯间的宝贝渐渐地充血胀硬,片刻就金枪高举雄纠纠的竖立起来,挺翘在胯下。华云龙翻身而起,挺起昂首挺胸的宝贝笑道:“我不但要看,还要插。”

  白君仪媚眼看见那龟眼怒张赤红的宝贝,春心蕩漾,淫兴也起。但她却道:“龙儿,现在不行,娘要去拿饭。”

  华云龙道:“弄了再拿饭,我不饿。”他抱着白君仪肤如凝脂晶莹剔透的玉体就向床而去,他烫如火碳坚硬似铁的宝贝一挺一挺地,顶撞着白君仪平坦光滑的玉腹、滑腻白嫩的大腿和肥腻多肉敏感的阴阜。

  

  弄得白君仪顶撞芳心如秋千般摇蕩,欲火攻心,浑身骚痒,她曲线玲珑粉妆玉琢的胴体主动向床上一倒,珠圆玉润颀长的嫩腿向两边一张,妙态毕呈,春光尽泻。白君仪美豔娇丽的玉靥春意流动,杏眼含春看着华云龙,媚声道:“小坏家伙,还不快来。”

  面对这活色生香的美妙娇躯,华云龙哪还忍得住,一跃上床,他跪在娘敞开的粉腿间,涨红滚圆的大龟头对準桃源洞穴屁股一挺,由于已弄过八次白君仪紧小的嫩穴,已较能适应华云龙超愈常人的大宝贝了。故而,华云龙大龟头直顶开肥厚柔软的大阴唇,及肉穴口柔嫩的小阴唇,「噗滋」一声,大龟头一路摩擦着肉穴四壁的阴肉,直插顺利地到底。

  

  白君仪嫣红的香唇一张,「啊」地娇唤出声,娇靥浮现出甜美的笑容,舒爽地接纳了宝贝的插入,母子俩又第九次赴巫山行云布雨了,久久方才无比畅美地云收雨歇。母子俩吃过饭,华云龙催着白君仪快点上床。  白君仪莹白的玉颊一红,媚眼娇羞地一看华云龙,娇腻地道:“小色鬼,弄了这麽多次还嫌不够啊。”

  华云龙笑道:“我和娘永生永世在一起,自然就要时时刻刻插着娘呀。”

  母子俩自是一夜春宵,尽情承欢,直到次日淩晨,母子俩方才疲倦地沈沈入睡。

  

 

  

  白君仪自从和华云龙有了结体之缘后,双颊红润丰腴,眼波流动含情,心胸开阔,笑语如珠,往日的精神抑郁也再不複存,尤其爱对镜子梳妆:淡扫蛾眉,薄施脂粉,爱穿一袭淡黄色的旗袍,让人看了觉得她年轻了十来岁,女人的心就这麽不可捉摸。

  华云龙和白君仪的关系始终保持着高度机密,夜夜春宵,人不知鬼不觉地持续了将近一个月。这天,华云龙走进了白君仪的房间,她正在午睡,只穿了一件睡衣,玉体横陈,两条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两座挺拔的乳峰也半隐半露,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华云龙不由地看呆了。

  看了一会儿后,华云龙童心大起,想看白君仪穿亵裤没有,就把手伸进了她的大腿内侧,一摸,什麽也没有穿,只摸到了一团蓬松柔软的阴毛,华云龙就把手退了出来。

  “摸够了?”白君仪忽然说话了。

  “娘,原来你没睡着呀?”华云龙喃喃说道,有一种做坏事被当场抓获的感觉。

  “臭小子,用那麽大的力,就是睡着也会被你揪醒的。”

  “龙儿只是想摸摸你穿亵裤没有嘛。”华云龙辩解着。

  白君仪听了华云龙的话,也童心未泯地调皮起来,把睡衣掀开,让华云龙看了一眼,又马上合上:“看到了吧?我没穿,怎麽样,是不是又色起来了?你这小坏蛋。”

  “我就是又色起来了。”白君仪的媚态又激起了华云龙的欲火,华云龙扑上去抱住了她,嘴唇一下子印上了她的樱唇,一双手也不老实地伸进了睡衣中抚摸起来。

  一开始,白君仪还象徵性地挣扎了几下,很快,她就「屈服」了,自动将柔舌伸进了华云龙的口中,任华云龙吸吮,手也抱紧了华云龙,在华云龙背上轻轻来回滑动。经过一阵亲吻、抚摸,双方都把持不住了,互相爲对方脱光了衣服。

  

  华云龙抱紧白君仪的娇躯,压在她的身上,白君仪也紧紧地偎着华云龙,一对赤裸裸的肉体纠缠在一起,欲火熊熊地点燃了,白君仪用手握着华云龙的宝贝,对準她的洞口,华云龙一用力,已齐根到底。白君仪的阴户中,像小羊羔似地猛吸猛吮着华云龙龟头,弄得大宝贝又酸又麻,舒服极了。

  “龙儿,你慢慢地,娘会让你满足的。”白君仪柔声说道。于是,华云龙把宝贝送进又提出,以适应白君仪的要求。

  “哦……哦……好龙儿……娘美死了……用力……”

  “好美啊……娘……你的真好……龙儿好爽啊……”

  “哦……好美呀……好儿子……干得娘美死了……娘的小穴好舒服……”

  “好娘……谢谢你……我的美穴娘……龙儿的宝贝也好舒服……”

  “嗯……嗯……哦……好舒服……好龙儿……娘的大龙儿子……从娘的小穴中生出来的大龙儿子……弄得你亲娘美死了……啊……啊……哦……哦……娘要泄了……”

  平日视男人如无物的白君仪,今天竟如此放肆地「叫床」,淫声豔语刺激得华云龙更加兴奋,抽插更用力了,也更迅猛,白君仪一会儿就被华云龙弄得大泄特泄了,而华云龙却因天生的性欲和性能力都奇高奇强,耐力偏又异常持久,又经过白君仪这些天来的「悉心调教」,已经掌握了一整套真正的性爱技巧,知道如何控制,所以离泄精的地步还远着呢。

  白君仪泄了以后,休息了一会儿,将华云龙从她身上推了下来,亲了华云龙的大宝贝一下,说:“好龙儿,好宝贝,真能干,弄得娘美死了,你先休息一下,让娘来弄你。”

  白君仪让华云龙躺在床上,她则骑在华云龙的胯上,双腿打开,将华云龙的宝贝扶正,调整好角度,慢慢地坐下来,将宝贝迎进了她那迷人的花瓣中,开始有节奏地上下套弄起来。一上来必紧夹着大宝贝向上捋,直到只剩下大龟头夹在她的阴道口内。一下去又紧夹着大宝贝向下捋,直到齐根到底,恨不得连华云龙的蛋也挤进去,还要再转上几转,让华云龙的大龟头在她的花心深处研磨几下。

  白君仪的功夫实在太好了,这一上一下刮着华云龙的宝贝,里面还不停地自行吸吮、颤抖、蠕动,弄得华云龙舒服极了。她那丰满浑圆的玉臀,有节奏地上下乱颠、左右旋转,而她的那一双豪乳,随着她的上下运动,也有节奏地上下跳跃着,望着白君仪这美妙的乳波臀浪,华云龙不禁看呆了。

  “好龙儿……美不美……摸娘的奶……儿啊……好爽……”

  “娘……好舒服……娘……龙儿要泄了……快一点……”

  “别……别……龙儿……好龙儿……等等娘……”

  白君仪一看华云龙的屁股一直用力向上顶,越顶越快,知道华云龙要泄了,就加快速度起伏着,华云龙的宝贝也被夹紧了许多,一阵畅意顺着精管不断地向里深入,完全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种无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到了华云龙全身,然后聚集到了脊椎骨的最下端,酸痒难耐。

  

  华云龙再也把持不住,宝贝做着最后的沖刺,终于像火山爆发一样,精关大开,一泄如注,乳白的精液直射入白君仪的子宫中,华云龙整个人软了下来。白君仪经过这一阵子的「翻身作主」、主动攻击,也已经到了泄身的边缘,又经华云龙那喷礴而出的阳精汹涌而至,对她的花心做最后的致命的「打击」,再也难以控制,终于也又一次泄身了。

  两人这一次「大战」,直战了一个多时辰,都达到了颠峰,一旦泄了便相拥而眠。白君仪一觉醒来,见华云龙睡得正香,不忍心叫醒华云龙,便自己穿衣出去了。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