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原来是天使



                 第一回

  1989年的东北夏日是那么的晴朗,万物翠绿,山花漫漫。好在海滨城市乃是很有名气的避暑盛地,微风吹来,就有那么一丝丝的清爽之气,不会让人感到非常的气闷。

  余小鹏,那一年10岁,正赶上放暑假,父母是双职工,平时都是在同一个楼里的奶奶家吃的中饭。自从去年开始,小鹏就迷上了电子游戏,那种红白家用游戏机最让他着迷,可整条街那一片儿只有同一个单元楼上的林峰家有一台,经常在半天假或是星期天的时候跑去那里蹭着玩一会儿。这个林峰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在那个年头算得上是个大龄待业青年,只有初中文凭,辍学在家之后也没有正经事做,二十出头了仍是没个正经,算不上什么混混,但欺负起小孩子来可是不含乎,平时周围那一片小崽子们没少吃他的亏。但不知耍了什么花招跟父母要到了钱,从朋友那里弄来了一台红白机,这下子抖了起来了,周围的这些小孩子可是成天的讨好他,为了能去他家玩一会儿游戏,不是偷拿家里的钱,就是偷拿爸爸的烟。

  这一天,余小鹏吃完中饭就去敲林峰家的门,进去一看,就林峰一个人在家。
  「大峰哥,就你一个人在家呀?」

  「小鹏呀,想来玩游戏呀?」

  「嗯,大峰哥,你这在玩赤色要塞呢?这都第几关了呀?把逼舵给我呗,咱俩一起玩!」

  「不行,我马上通关了,你等会儿。在说了,你欠我的十块钱什么时候还,不把钱还了,我就不让你欠着玩游戏了,说好一块钱15分钟的,我有时候都让你玩的超了10多分钟,也没跟你算钱,一个半点就跟你要5块钱,你上外边玩哪有这么好的事儿,我多照顾你,外边都是10分钟一块钱,超一分钟都不让你拖的。」

  「大峰哥,就再让我欠一些吧,我保证一有钱就还你,等开学了,有运动会,到时候我管妈妈要钱,我就少买零食,肯定能还你10块钱的。」

  「那你说的啊,到时候还不了,以后别来我这里了。」

  「嗯,你放心好了。」

  过了一会儿,林峰还是没能通关,气得扔掉手柄,跑到一旁抽烟了,小鹏一看,赶忙抓紧时间重启游戏机,选择了绿色军团游戏,开始打了起来。

  「小鹏,我给你掐表了啊,现在是1:40,我给你按从2:00开始算,记得开学以后管你妈要钱。」

  「嗯。」

  林峰抽了会儿烟,百无了赖,看着小鹏打了会儿游戏,一会儿指一招,一会儿鄙视一下小鹏的游戏水平,以突显林大少游戏权威的地位。

  过了一会儿,林峰实在是气闷了,闲及无聊打开抽屉扒拉扒拉,突然翻出一张照片。一张色情照片,一个裸体女郎赤裸在沙滩上,用一朵鲜花遮挡在下体,其它的地方一丝不挂。在那个闭涩刚刚开放的年头,这可是个宝贝,不敢说全条街独一份,也是没几个人见过。何况这照片上的大姑娘是那么俊俏,整条街上还真没见过有这么漂亮的。

  这家伙可是真瞅越想瞅,越瞅下面越硬,可谁叫咱没个对象呢,那年头就算处对象,也就拉个手,逛个街什么的,敢硬桥硬马的上床见红的,还真不多。要是哪个闺女敢那样儿,不用一个月,整条街都能知道,爹妈能揍死她。

  正在林峰欲火中烧的时候,瞥了眼正在玩游戏的余小鹏。余小鹏可是个挺俊的小男孩,皮肤就比一般的小男孩白,就是小女孩一般也没几个这么白的,条儿也好,腿是又长又细。爱活动的小鹏屁股也很圆,脸蛋除了是个单眼皮,也长的很可爱。尤其是小嘴鲜红鲜红,唇型非常漂亮,用现在的话说,那就是去美容院纹出来的也不一定有那么自然、漂亮。总之一句话,余小鹏就是那种唇红齿白的青葱少年。

  「小鹏啊,这都快三点了,还玩吗?」

  「大峰哥,我还想玩会儿。行不行?」

  「先歇会儿吧,来,过来,先把游戏暂停。」说着就把余小鹏给拖到了沙发上。「来,大哥给你看一样好东西,你保证没见过。」

  「什么东西?哎呀妈呀……」只见林峰手里拿着那张色情照片,让小鹏看到了,只一眼,小鹏马上吓得闭上了眼睛,红霞满面,连到脖子都是粉红粉红的。心里面扑嗵扑嗵的直如鹿跳。

  「怎么样,这么好的东西,没见过吧,来,仔细瞅瞅。」

  「我……不看,我不看……」小鹏用颤抖的蚊子音回到。

  「好心当驴肝肺,我可是为你好,这么漂亮的美人儿,给你当对象怎么样?」
  「我不要……」小鹏吓得低着头,把脑袋扭到另一边去。

  「把脑袋转过来!快点!」林峰伸出右手,去扳小鹏的脑袋。

  「呜……我不看,我不看……」

  林峰放下照片后顺手拿起鱼缸上的玻璃压条,明晃晃的当成宝刀向余小鹏唬到:「好哇,你敢不听话,给我站起来!」

  小鹏吓的赶紧站了起来。

  「站直了,站好喽!你要不听话,我就拿这玻璃拉你大腿,你看这玻璃多快,一下就能让你出血。」

  小鹏吓的乖乖站好,不敢乱动。因为是夏天,只穿有短裤和短衫,小鹏怯怯的站在那里,双腿又白又直,身体在微微颤抖,显得那么无助可怜。

  「嗯,把短裤给我脱了。」

  「呜……我不!」

  「脱!你不脱,我就给你放血。」

  「别,别,我脱我脱。」

  林峰一边把小鹏的短裤全都拉到他的脚背上,一边让小鹏顺便把衣服也给撩起来。拿着玻璃条贴在小鹏的肚皮上,来回的磨蹭,顺便恐吓小鹏。而小鹏很久以来就为了玩游戏,有求于林峰,平时在一起玩耍也没有勇气拒绝林峰的要求,总是吃亏的时候多,有时候明知道自己要吃亏倒霉,可也得忍受,慢慢的,习惯了被恐吓和不停的要求,早就变得顺从胆小,不知道反抗和拒绝。

  「告诉你,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将来你有对象了,你肯定得感激我。」林峰吓唬了一通之后,又哄了哄小鹏,顺便掏了掏小鹏的JJ。

  「嗯,啊……啊……嗯……」

  「别勾勾着,老实点儿,你不听话是不是?给你放血了啊!!」

  「不……不是……我难受!」

  「难什么受?」

  「我……我下面难受。你别弄了,求求你了。」

  「听话,给我站好喽,放血了啊!!」

  「呜……呜……别,别,我真的难受,我真的难受啊。」

  「上床躺着,把衣服都脱下来。」林峰一边逼着小鹏脱光衣服,一边让他在床上躺下来。

  小鹏这时候真是又羞又怕,脑袋里一片空白,心里慌里慌张,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隐隐觉得这事可是不能见人的,要是同学和老师知道了这事,这可没法活了。

  林峰一边让小鹏躺在那里,一边摸索着小鹏大腿的内侧,小鹏体质敏感,再说从小到大何时被人这么玩弄过,被林峰摸的又难过,又羞涩,隐隐还从林峰手掌中感受到了一点点愉悦。小鹏一会儿像个大虾米似的弓起身子,一会儿又绷得挺直,好似一只活虾被放到滚烫的石板上一样。

  「你给我老实点儿,不许乱动,给我绷直了,你再敢勾勾腿,我就拿玻璃给你放血了。」小鹏吓的真就把全身绷直,林峰毫不客气的开始套弄起小鹏的下体,白嫩嫩的小JJ像只蚕宝宝,在林峰的手里不停的套弄着,小鹏忍受着林峰大手的折磨,还不敢反抗,连躲避都不敢,只能顺从林峰的要求,拼命的绷直身体,忍耐着。

  「嗯……嗯?啊……啊……嗯……啊!」

  「鹏鹏啊,舒服不舒服?」

  「不,难受。」

  「马上就舒服了,再忍一忍,将来你有对象了,肯定得感谢我。」

  「求……求求你,饶了我吧。」

  「老实点儿,又勾勾了啊!一会儿就舒服了。」

  「嗯……嗯……啊……啊……我忍不住了,我受不了了,我不……不行了。我难受,我……我想尿尿……」

  小鹏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忍受着林峰的折磨。林峰一边摸着小鹏的乳头、肚皮和大腿内侧,一边套弄着小鹏的下体。

  「不许尿,给我忍着,你敢尿床上,我就把你扒光了,扔街上去。让你家周围的同学都看看,小鹏真不要脸,光着屁股上大街,传到学校里去,看你以后怎么上学。」

  「嗯……嗯……受不了了……真的……我不行了,饶……饶了我吧……啊……啊……呜呜……我受不了了……」

  「你看,你的小雀儿都硬起来了,挺起来了呢,将来不光你得感谢我,你对象都得来感谢我,舒服了吧!」

  小鹏又忍了一阵子,不知道是多久,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整整一个小时,反正自己的下面已经火辣辣的感觉了,不过可以从林峰另一只在身上各处游走的大手上传来的感觉会略让小鹏略微愉悦一些。

  「你……啊……你摸摸我吧,不要掏我的小雀儿了,摸……摸摸我……摸摸我……别掏了。」

  「不行,你不听话,就把你扒光了,你再不听话,我现在就把你的衣服从窗户扔出去,然后让你光着屁股晃着小雀儿回家,让大家都看看。」

  「呜……呜……呜……嗯……嗯……啊……啊……」

  小鹏实在忍受不了了,实在太痛了,也太舒服了,怎么也忍不住了,大脑一片空白,身体也舒爽的都麻木了。

  「啊~~~~~~~ !!」小鹏大叫一声,身体不停的颤抖,抽搐。感觉到下体好
像尿了出来,又好像不是。不过有一种解脱的感觉。此时的小鹏还不知道,那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射出来的还不是精液,因为年纪的幼小,只射出了一些前列腺的液体分泌物。

  「嗯?尿出水来了,透明的水儿?怎么样,舒服了吧!?」

  小鹏已经全身瘫在床上了,一丝力气都没有了,眼睛茫然的半睁着,几乎失去了意识,嘴巴微微张着,浑身都是粉红粉红的,只感觉到下体火辣辣的痛,但又有解脱之后愉悦的感觉,两条细白的大腿互相无意识的磨擦,产生一股股的快感直冲大脑。脑袋里里就感觉像是在不停的冒泡泡,一个个小小的泡泡不停的破裂,让大脑有种像是在洗衣粉泡泡里在不停破裂的舒爽感觉,一直从大脑顺着脊椎传递到尾骨。

  从来没有过,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也不知道今天这种事情是怎么回事儿,隐隐觉得万万不能让家人和同学知道。

  林峰看着高潮过后的小鹏,浑身粉红,白白嫩嫩,十分的可爱,有一种孩子般的娇憨非常的诱人。已经忍不住了,当下就想脱掉裤子,不顾后果的搞他一回。突然此时门锁响了起来,原来是林峰妈回家了。就如一桶凉水一样,从头浇到脚,让林峰一下子就醒了过来,赶紧把门给关上,然后拉上了薄被,给小鹏盖上,顺便坐在游戏机前,继续着小鹏的游戏。

  「大峰,你在家呀。谁来了?」

  「妈,小鹏来了,小点声儿,睡了。」

  「哦,那你玩游戏也小点声儿,我来家拿东西,回来的时候还得去菜市场买菜,晚上吃饭会晚一会儿,你要饿了我这儿正好买了饼干,小鹏醒了让他一起吃点儿。」

  「好,妈你放柜上吧。」

  过了一会儿,林峰妈出了门,林峰松了一口气,低声嘀咕了两句,也不知道是庆幸没有不顾后果的做出丑事,还是为了没有搞上手,而懊悔。不过现在已经没那个情绪了,转头再看看床上的小鹏,已经偷偷把内裤穿上了,也不知道是没敢还是没来得及穿上短裤和短衫,还在那闭着眼睛装睡觉呢。

  冷静下来的林峰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小鹏,只好唬着脸,对小鹏说道:「还装死,起来吧,刚才被我玩的舒服吧,我就奖励奖励你好了,就奖励你玩游戏吧。」
  「……」

  小鹏穿好衣裤,然后默默坐在游戏机前,拿起手柄,一边低声抽泣,一边玩着游戏,心情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楼下喊着「小鹏,别玩了,回家吃饭了。快回家」小鹏转头一看表,已经5:30多了,跟林峰打了声招呼,就转头下了楼,怀着别扭的心情和一丝丝胆怯回家去了。

                

           2008年12月15日夜

                第二回

  当天晚饭过后,小鹏坐在电视机前楞楞的发呆,以前最喜欢看的太空堡垒动画片也没有抚藯小鹏的心情。毕竟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太羞人了,这种事情任谁都不能告诉的,老师也不能说,妈妈也不能讲,不知道谁能够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儿。

  看完电视,写完作业,之后小鹏就洗干净上床睡觉去了。一个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总想着下午的事情,总觉得自己不是好孩子了,做了这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肯定就不是好孩子了。要是让老师和同学知道了,肯定谁也不理我了,爸妈要是知道了,也弄不好不要自己了。脑袋里不停的怨恨林峰,也怨恨自己那么没用,为什么不逃跑,为什么不反抗。但又想了当时要是反抗了,万一真用玻璃条拉破大腿怎么办?万一玻璃条碎了,扎到脖子上,那可就完蛋了。不过被摸着的时候虽然很害羞,很害怕,但挺舒服的。还有下体被玩弄个不轻,会不会得病了呢?小小个人儿,越想越害怕,这一夜就在胡思乱想之中迷糊了过去。
  之后的一个月是暑假的快乐时光,小鹏再也没有去找林峰玩电子游戏,林峰似乎也在躲着小鹏。渐渐的,小鹏见大家都不知道那天的事情,下体也没生病,心情也慢慢平覆了下来。

  开学没多久,这一天是个星期三,下午没课,小鹏刚到家门口,掏出钥匙正要开门,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吓了一跳。

  「啊!!」

  「叫什么呀,吓我一跳!」

  「大……大峰哥啊。」

  「怎么最近也不去我那里玩儿呀?」

  「哦……暑假作业多,还有同学找我玩儿,我就没去你那儿。」

  「欠我十多块钱,什么时候还我?」

  「我现在没钱,你就等下个月我们学校开运动会了,我管我妈多要点零钱,到时候就能还你了。」

  「那来我家吧,我请你玩游戏,今天就不收你钱了。」

  「我……我还没吃饭……」

  「吃完了再来,你不是上你奶家吃饭吗?给你半个小时,吃完了赶紧来。」
  「不……不行,我还得写作业呢。」

  「作业晚上写,我给你掐表哈,现在是11:15,你11点40之前必须到我家里来,你要敢不来或者是迟到,我就把那天的事情都告诉大家,然后扒光你的衣服,扔窗外去,让你光着大屁股上街!」

  「……别……别,我……我去,肯定不迟到。」

  「你肯定去?」

  「肯定!」

  「好,我在家等你,你要是不听话后果自己知道!」

  「我听话。」

  唉!一个月没玩电子游戏了,真想玩呀,可是又不敢面对林峰,今天去他家,还会不会发生那么羞人的事情呢?小鹏一边心里头嘀咕,一边开门放下书包,然后去到奶奶家吃饭,好在就是3楼到4楼的距离,倒是非常的方便。

  吃完午饭,小鹏只能怀着萧萧易水寒的悲壮情怀去敲林峰家的门。果然不出所料,刚玩不一会儿游戏,就要求被玩。

  「小鹏过来,衣服脱了上床躺着。」

  「求求你了,饶了我吧,我不敢了,不敢了。」

  「什么不敢了,你不敢我敢,快点儿听话,你要不听话,你看我不扒光你衣服扔窗外,让你光屁股上大街去。」

  「嗯……嗯…能不能摸摸我就行了,别掏小雀儿。」

  「你又不听话了啊,叫你脱就脱,你要听话我就饶了你,你要不听话,后果很严重。你听不听话?」

  「我听话,我听话。」

  小脸通红,又羞又怕的小鹏慢慢脱掉衣服,露出洁白的身子,慢慢躺在床了,等待着林峰的玩弄。

  被林峰扒弄着JJ的小鹏轻皱着眉头,心里又慌又怕,脑袋里只有「怎么办!」这三个字转来转去。林峰可没客气,用手不停的扒弄着小鹏的JJ和两个蛋蛋,刺激的感觉一股股的从下体通过脊椎直通大脑,小鹏又害怕又带有一些快感。
  起初的害怕与恐慌慢慢的平静下来之后,小鹏体会到了越来越多的愉悦兴奋的感觉。甚至不知羞耻的盼望的这种感觉能一直这么下去,直到世界末日。
  「嗯…嗯…啊……啊………哦……嗯…。啊……」轻轻扭动身体的小鹏,越来越兴奋,嘴里传出的声音带有更大欢愉的快感。

  「舒服吧?舒服不舒服,我好不好?」

  「…………」

  「快说,我对你好不好?」

  「……好」

  「好啊!那要不要继续?」

  「…………」

  「快说,再不说我就把你衣服丢窗外去。」

  「。…。好。」

  「嘿嘿……你这回知道大哥的好了吧。我一定让你爽到欲仙欲死。」

  过了一阵子之后,小鹏觉得越来越难受了,快感越来越少,小JJ处传来的感觉越来越疼痛,像火在烧似的,就开始不停的讨饶。

  「停……停……我不行了。………不行了……受不了了,我真受不了了,……饶了我吧……饶……饶了我……求求你了……我要死了……我不行了……救……救命………啊!!」

  随着一声尖叫,小鹏达到了高潮,浑身潮红的小鹏瘫软在床上,小声的抽泣着,懊悔自己的软弱,怨恨自己的身体不听自己的指挥。林峰看到小鹏那可爱诱人的身体,心中一动,突然从内心深处爆发出了一种最原始最邪恶的犯罪因子,那是一种冲破道德、打破禁忌的感觉,邪恶而堕落的兴奋快感。要知道那年头你用手玩两下小男孩的JJ还算是一种玩笑或者成年人对小孩子的一种亲热表现。但这种显然已经不是。就见他一低头就含住了小鹏那白里透红的蚕宝宝吸吮开来。
  「啊……啊……啊……别,脏……疼……不要咬我……呜……呜……救命啊……救命啊……呜……呜」小鹏完全吓坏了,不知道他是不是要吃掉自己的小JJ,吓得浑身颤抖直打战战。努力的想用纤弱的臂膀和粉白的大腿把他的脑袋推出去,可一用力,就会感觉到小JJ受到了极大的痛楚,原来小鹏挣扎的时候用力过大,林峰就不耐烦的用牙齿稍稍用力的咬了一下嘴里含着的小JJ。如果小鹏挣扎的比较轻微,他就不管不顾的继续品尝吸吮。弄到后来,小鹏的挣扎只敢保持在一定的程度内,而这种挣扎在林峰看来,更多的像是在迎合他的动作,增加了很多乐趣和快感。

  「……啊………」一声长叫,小鹏短短的几分钟过后再一次的体验了高潮的感觉。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一样,就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随便他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心里还犯出了一点失落和空虚,有些怀念刚才舒服时候的感觉,又很厌恶刚才那种痛苦的经历。也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就觉得如果只有快乐就好了,不要痛苦。想到这里又觉得自己真的是不要脸,居然这么羞耻的事情,还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要是被人知道了,还不得羞死。

  林峰感觉自己嘴里吸到了点什么,滑滑的,稀稀的。自已听说童子尿大补,这个尿不像尿,精液不是精液的东西肯定更补,咕咚一声就吞了下去。小鹏无意见到了这一幕,也知道刚才有东西尿到他的嘴里去了,心里咯噔一下子,吓了一跳。敢情他还真的是要吃人呀,这不连小JJ出来的东西都吞进去了,他把自己折腾的这么累,都快折磨疯了,才出来那么一点东西还被他吃了,这是不是什么采阴补阳啊,完了完了,我被他给采了,会不会短寿啊?会不会死啊?越想心里就越害怕,眼泪就顺着小脸蛋滑下来了。小鹏越想越害怕,又觉得羞人,又觉得自己真是不要脸,这是不是就是贱B呢?小鹏把身体缩成一团,觉得这样就能逃脱林峰的魔掌,或者这样就可以逃避刚才发生的一切,也可能这个姿势会让小鹏拥有更多的安全感。他太需要人来安慰了。

  林峰看到小鹏泪痕满面,心里一荡,极速的脱光衣服扑到床上,然后侧卧把小鹏抱在怀里。一边低语安慰,一边用舌头把小脸上的眼泪舔拭干净,不停的亲吻小鹏的脸蛋,慢慢的又开始舔拭小鹏的脖子、乳头和其它敏感的部位。小鹏被舔的痒痒的,又觉得难受别扭,但还可以忍受,就不敢过于挣扎,只能忍耐着。好在身体感觉最强烈的部位就是下体了,只觉得它火辣辣的,滚烫滚烫的,还不停的抽搐。

  小鹏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心里十分的怨恨他,可听着他的安慰和爱抚的表现,又十分的迷恋这种感觉,觉得能够和他共同分享一个不可见人的秘密,又被他所怀抱,有一种危险的莫名安全感。

  林峰下体已经硬梆梆,浑身燥热,真想不顾一切的把鸡巴捅进小鹏的身体里,虽然已经欲火中烧,但还有一丝清明,思来想去还是一边抱着小鹏,一边用手不停的撸自己的鸡巴,没两分钟就对着小鹏的胸脯射出来了。喘息了一会儿之后,又用卫生纸给小鹏胸前的精液给擦拭干净,看着小鹏刚才茫然未知询问的眼神,林峰也闹了个大红脸,恼羞成怒的唬到:「娘的,看什么看,再看我干死你。」
  小鹏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本来都不怎么恨他了,怎么又开始凶人了。委屈的眼神瞅了两眼,也就转过头去生闷气。

  又休息了一会儿,林峰就让小鹏把衣服穿起来,然后玩了会儿游戏,不到4点满腹心思的小鹏就拖着疲惫的身体和红肿的下体慢慢的走回家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