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妈妈操的好疼(记得香蕉成熟时)


把妈妈操的好疼(记得香蕉成熟时)

作者:不详 字数:7129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是独生子,父母都在机关里面上班。

小时候,我象大多数小孩那样很依恋妈妈,而妈妈也非常的疼爱我,甚至可 以说对我有些溺爱。那时候,我们母子关系非常亲密,以至于使爸爸也「妒嫉」

我。妈妈虽然不是什大美人,可也算得上容貌出众,是个美丽而贤惠的好妻 子好母亲。我常想着长得后一定要找个像妈妈那样的好妻子。

上初中后,也不知为什,我渐渐疏远妈妈了,不再偎依在她身旁,不再和她 游戏,甚至不愿和她多说话。而妈妈却仍象以前那样,事无大小样样都关心我、 照顾我,这使我越来越不耐烦,对她越来越反感。不记得从什时候起,我开始对 妈妈恶言恶语,不时还会骂她。即使这样,妈妈却从不为此向我发脾气,毫不计 较我的无礼。

进入青春期,我开始有了性烦恼,我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用手来解决问题,不 过也算比较有节制,一个月大概也就三四次。

我有个毛病,就是喜欢女人的脚,我也不知是从什时候开始喜欢的,这毛病 象是打娘胎带来的。很多时候在手淫时我只要想象着把玩女性的脚就能到高潮。

初中快毕业的时候,有一个星期天是我奶奶过生日,下午上完自修我就去奶 奶家。奶奶家的大门正对着一间客房的房门,在大门口能看得到客房里那张床的 床尾。那天在我进门时,竟让我看到那床上有一双非常白、非常好看的脚――由 于视线所限,我只能看到裸露的小腿和脚――我不禁一阵兴奋「这会是谁的脚啊?」

可随即我就明白了「这是妈妈的脚!」

唉,真让人失望!原来是妈妈在奶奶家干活干累了,穿着裙子和衣睡在那床 上。

在失望之余,我胡思乱想了起来:「如果那不是妈妈该多好,我就能好好的 再多看几眼了。妈妈的脚以前怎就没觉得……」想到这我没敢再往下去了,心里 头自责不已。

在那天剩下的时间里,我尽量的不再看妈妈的脚,可总象做了亏心事似的, 心里一直不安。

当天晚上睡下后,我想象着把玩某明星的脚来手淫,在快到高潮的时候,脑 海里竟出现了妈妈的脚,这时已完全由不得自己了,我在极度兴奋中到了高潮。

高潮过后,我心中充满了罪恶感,觉得自己真是禽兽不如,恨不得扇自己两 个耳光。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可能是因为学习紧张,又加上自己努力控制,我没再对 妈妈的脚产生冲动了。而我对妈妈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转变,虽然还是不大爱和 她说话,可是我不再反感她对我的关心,也不再对她恶言相向了。

妈妈很快就觉察到了我的变化,高兴得不得了,对我更加关怀备至。她越是 这样越是使我感到不安。

中考两天前的那个晚上,妈妈端了碗糖水进我房间。我正忙着做题,就让她 先放下。她放下糖水,并没马上走,而是坐到我床边,慈爱地看着我做题。

我的注意力不知不觉的转向了妈妈:之前的我脑袋中还没有什成熟的女性美 之类的概念,我一直喜欢的都是那些青春、娇艳、身材苗条的女孩子,而妈妈已 不再年轻,姣好的容貌虽不显老但也已青春不再,身段也已微微有些发福,按理 说不应该引起我注意的。原来我也只是对妈妈的脚动过心,可那晚不经意间却发 现妈妈全身上下透着一种我说不出的美,那是一种跟我那些漂亮的女同学或是年 轻的女明星不同的美。我猛然间发现这种美竟然更动人,更吸引我。

忽然,「乱伦」这一可怕的字眼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不敢再多想了,忙把 糖水一饮而尽,然后把碗递给妈妈让她出去。妈妈接了碗,有点不舍地看了看我 才走了出去。她走后,过了好一会我才安下心来继续做题。

连着几天,我全身心的投入到中考中去。考完后,我整个人都累垮了。不过 让人欣慰的是,自我感觉考得还是不错的。

当天晚上,我决定要用手好好放松放松,我已有好些天没发泄过了。可那晚 躺在床上想到的好几个女明星和女同学竟都提不起我的兴致。后来,妈妈好象自 然而然就出现在我脑海中了,这时我马上就兴奋极了。在一阵犹豫后,我安慰自 己说,今晚就放纵一次吧,以后不再这样就是了。完事后,我获得极大的满足感, 同时也觉得非常恶心。

初三的暑假是轻松而无聊的。我没有什朋友,也没什爱好,就整天的呆在家 里,靠小说打发时间。那时候没有什色情小说,小说中的性爱描写也只是浅尝辄 止,可已让我兴奋不已了。这样我「性趣」是越来越大了,用手解决问题也越来 越频繁,开始只是一个星期一两次,后来发展到几乎每天都要,甚至有时一天两 三次。

而朝夕相伴的妈妈也慢慢的成了我性幻想的主要对象,我的罪恶感在不知不 觉中越来越轻,我不能自已地狂热迷恋上了妈妈。妈妈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 投足,在我眼里都是那样的迷人,穿着打扮在我眼里都是那的得体,我已完完全 全的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我之所以会这样,决不是被什教坏的,因为那时候我还没听过或在书报上看 过母子乱伦的故事。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因为妈妈是我身边唯一的女人,而且 妈妈是个长得好看的女人。

尽管我对妈妈有不伦念头,可在现实生活中我却不敢有丝毫的放肆。我只是 趁家里没人时偷偷拿妈妈的贴身衣裤和鞋袜来满足自己,可越是这样我越渴盼能 得到妈妈,我被自己对妈妈的欲望折磨得痛苦不堪。

漫长的暑假终于结束,我开始读高中了。我已不能再象以前那样全身心的投 入到学习中了,幸而高一学习还不算紧张,我的成绩勉强还能保持在中上水平。

这年10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我在房间自习觉得口渴了,就到客厅去喝水。来 到客厅,我看到妈妈穿着一套短袖睡衣半躺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给自己揉脚, 修长结实的小腿、白晢红润的韵足不禁使我怦然心跳。我忙倒了杯水,站在妈妈 身后装着看电视,贪婪地偷看妈妈的脚。我心想如果能尽情把玩妈妈的脚该多好 啊。

忽然间我有了一个主意:装着给妈妈揉脚过过手瘾!

打定主意后,我就对妈妈说:「妈妈,今天又下去检查工作了吧?」

「是呀。」

「那挺累人的,我帮你揉揉脚吧。」

妈妈听了,高兴地答应了。

于是我就坐到她身边,把她的双脚搁在大腿上,轻轻地揉了起来。我很奇怪, 小时候怎会没注意到妈妈诱人的脚呢?可能,那时妈妈是我心目中不可亵渎的女 神的原故吧。小时候我可常和妈妈亲亲热热地打闹玩耍的,那时想摸妈妈的脚可 太容易了。

抚摸着渴盼已久的美足,不禁使我越来越兴奋,我真想不顾一切地把妈妈双 脚抱紧亲过够。

妈妈开始只是慈爱地看着我帮她揉脚,后来可能看出点什,脸上的表情也有 点不自然了。

「好了。现在好多了,不用再揉了。」

妈妈边说着边收起了双脚。我也只好作罢,心有不甘地回去自己房间。

回到房间,我马上关上门,用力嗅着、舔着自己的一双手掌――其实手上并 没什味――随后还兴奋地用手解决了问题。

这事过后,我知道妈妈对我的不轨之心已有所觉察,所以再也没提出要帮妈 妈揉脚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对妈妈的欲望没有丝毫的消减,我常常梦见妈妈,有 时候在半夜醒来,在爸爸不在家的情况下,真想不顾一切地去强奸妈妈。

在生活中除了妈妈,已不再有什能让我关心的了,我的学习成绩也逐步下滑, 在高一第一个学期,期中考试还勉强过得去,可期末考试就只考得了三十多名, 这是我考得最差的一次。爸爸为此把我狠狠的训了一顿。在爸爸训我时,妈妈没 言声地看着我,眼里除了往昔的慈爱,还有忧虑和已洞察一切的淡淡哀伤。我不 禁怀疑妈妈已清楚知道我的不伦念头。而事实表明的确如此,做妈妈的没有不懂 得子的心思的。

寒假里,妈妈有好几次想单独和我谈心――以前她也曾试过――可我因为心 虚,总不肯给她机会,甚至不愿和她单独相处,每次妈妈都只好失望而去。

我害怕有一天会控制不了自己,做出难以收拾的事,而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这一年的四月,我连着几天反复发高烧,学也上不了。妈妈也请了假在家照 顾我。那天早上从医院打针回到家后,我一觉睡到下午。

在梦中,我又梦到了妈妈,就在我抱着她双脚时我就醒了过来。

妈妈发现我醒来,马上走进房间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高兴地对我说:「烧 退了!再吃些药就该好了。对了,还要给你换张被子。」

说着,她就搬了张凳子,赤足站上去要从我床头边的柜子上层拿被子。因为 想好拿些,妈妈的右脚就站到了我枕边。

这时的我欲火正盛,忍不住伸出手一把抓住她的那只脚。妈妈扭头看了看我, 也没言声继续拿被子。我抚摸了几下,就低下头去乱亲起妈妈的脚趾来。

这时妈妈才紧张了起来,被子也不拿了,挣脱了脚跳下地,低声说了句:「 胡闹!」然后就出去了。

我想着这回可闯祸了。就在我不知该怎办的时候,妈妈端了碗药进来,脸上 显得很平静。她坐到我床边,喂我吃了药,然后又给我换了被子――这回拿被子 的时候她没再把脚放到我床上了――叮嘱我再睡一会后又出去了。她象是什事也 没发生过似的。

这时的我非常兴奋,因为我终于亲到妈妈的脚了!同时也不禁为自己的鲁莽 感到有些难为情。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每当和妈妈相处时我都有些不自在,而妈妈也没再 提这事,待我一如从前。

妈妈的这种态度,既使我感到很惊讶,同时也让我的胆子大了起来。我暗下 决心,要再次强行亲吻妈妈的脚。我知道,最好的时机莫过于在妈妈独自一人睡 觉的时候。

过了差不多一个月,机会来了。这天中午爸爸没回家,妈妈独自在房间睡午 觉。

我犹豫了好长时间,终于还是鼓足勇气走进了妈妈房间。

在我来到妈妈床前时,妈妈还没醒来。妈妈脸朝里睡,一张薄被子搭在腰间, 两脚微曲露出被外。

看着妈妈光洁诱人的脚,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我原以为一进房间妈妈就 会醒来,打算乘她不备强抱着她的脚亲吻的。可如今我改变主意了。

我俯下身子,鼻子凑到妈妈脚上去闻那脚香。妈妈穿了一上午的皮鞋,可脚 上只有淡淡的醉人的味,一点也不臭。我来来回回地在妈妈脚上闻了好一会后, 才开始亲吻妈妈的脚。我亲吻了她的脚心、脚跟,就在我吮吸着她的脚趾时,她 的脚抽动了一下,并马上醒了过来。

当妈妈翻过身子发现是我时,脸上没有多少惊讶,只是有点不大高兴的样子。

这时我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站了起来,一句话不说就出了房间,然后 拿了书包去上学。

上次是蜻蜓点水似地匆匆亲了几下妈妈的脚,这次才算是真正享受了妈妈的 脚。我满意极了。

傍晚放学回到家中,妈妈和爸爸都已在家。一如往常那样,妈妈在厨房忙着, 爸爸在客厅看报纸。妈妈端菜出来时,她有些责备似地盯了我一眼。虽然我不怎 在乎,可也不好意思正对她的目光了。

这事过后,正如我所想的那样,妈妈没追究我,待我也一如往常那样好,只 是有意无意地避免和我单独相处。

这个学期,我的学业仍无起色,成绩徘徊在30名到40名之间。爸爸训过我好 几次了,我也很想专心念书,可我的心已完完全全被妈妈俘虏了。特别是那晚「 偷袭」妈妈后,我心里只想着怎样才能再次获得满足。

本来爸爸一两个月总会出差那几天的,可那段时间有差不多三个月没出差了, 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忙一项专项工作所以没出差。这可把我急坏了。

等到7 月中旬,爸爸终于要出差三天了。我高兴得象小孩过年似的。

爸爸出差的那天,早上我在家里心不在焉地看着小说,着急地等着妈妈下班。

时间是过得如此之慢,好不容易才熬到中午妈妈回家。

在吃午饭时,我根本没心情吃饭,可我也努力控制着情绪,不想让妈妈看出 点什来。只是在妈妈收拾碗筷时,我才偷偷盯着妈妈穿着拖鞋的赤足看,心想等 会这双脚又是我的了。

妈妈洗好碗筷后,却没象往常那样去睡午觉,却搞起卫生来。我只好耐着性 子等着,暗想可能她搞完卫生就会睡吧。可妈妈这一搞竟搞到快2 点钟才完,搞 完就去上班了。

我失望极了,只好安慰自己等到晚上妈妈睡觉再说吧。

晚上,在我的焦虑不安中总算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了。妈妈关了电视,走进了 房间。我看着几乎要高兴得跳起来。可没想到妈妈随即就把房门关上了,还「啪」

的一声上了锁。

我一下懵了,整个人象跌进冰窖中。

那晚我一夜没睡好,心里对妈妈是又爱又恨,那种感觉就象失恋一般。

第二天中午,我仍抱着一丝希望。可妈妈进房间后仍是「啪」的一声上了锁。

我完全绝望了。

到了这天晚上,我窝着一肚子火早早睡下,心里满是恨意。到了十点来钟, 妈妈关了电视,走进我的房间。我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没理她。妈妈没言声的 在我床前站了一会,象是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就出去了。

妈妈默默地在客厅坐了好一阵子,大约11点才回了自己的房间。我听到她把 房门关上的声音,可却没听到那可恨的「啪」的一声。并且过了好长时间都再没 动静了。

难道是我没听清上锁的声音,或是妈妈忘记锁上了?我的心不禁一阵狂跳。

我决心要一探究竟。我起了床,穿上球裤就出了去。

我站在妈妈房门前,试着拧那锁,那锁果然是没锁上。

这时妈妈睡下也快有半个小时,想来也该睡着了,于是我就推门走了进去。

房里开着暗暗的床头灯――妈妈独自睡时总要开着床头灯睡的――借着灯光

能看到妈妈脸朝里躺着,身上只穿着小褂和内裤。乌黑的长发,丰满婀娜的 身姿,雪白修长的玉腿,温润妩媚的双脚,使我不禁血脉贲张。

我小心地走到妈妈床前停了下来。这时我忽然觉得妈妈并没睡着,她是醒着 的。我站了好一会,细细打量妈妈后,越发确定妈妈是醒着的。

「妈妈怎没理我呢,她是醒着的呀?」我真是迷惑不解。

最后,我决定看看妈妈要怎样才不再装睡。

我掀开蚊帐,弯下腰,伸出右手轻轻握住妈妈的一只脚掌。在我握住妈妈的 脚时,她的脚抽动了的一下,不过没抽离我的手。我不禁暗喜,就握着她柔软的 脚轻轻揉捏了起来。而妈妈也由着我,没管我。

这时,我再也忍不住了,就低下头去亲她的脚。妈妈发现我亲她的脚时,马 上就要把脚抽走。可我又怎肯放手呢?我紧紧地抓住妈妈的双脚,不管不顾地乱 亲乱舔起来。

妈妈挣扎了几下没挣脱开,就松了劲,由着我去弄了。

我狂亲着妈妈的双脚,也不知亲了多长时间,直到把妈妈双脚的脚皮都亲得 起皱了,才肯放开。

妈妈的纵容使我胆子前所没有的大了起来,在放开她的双脚后,我想也没想 就扑到她的身上,紧紧搂住她。

可在搂住妈妈后,我却有些不知所措了,只是怔怔地看着妈妈的脸。

妈妈她也温柔看着我,显得很平静,目光中充满了慈爱。

我们僵持了一会后,妈妈伸手把我搂住,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背、我的头,并 慢慢把我的头按下去,让我的额头抵住了她的额头,轻轻摩擦了起来,还不时的 亲一下我的脸颊。

我象是忽然间明白该怎做了。我急促地亲着妈妈的脸、鼻子、耳坠、粉颈, 还有那香甜柔软的双唇。接吻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好,我不顾妈妈的挣扎,贪婪地 吻了一遍又一遍。

妈妈忽然把我推开,然后坐了起来,慢慢地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我见状也马 上起来把身上的衣服脱掉。

面对着妈妈赤裸的身子,我竟又一次有些不知所措了。

妈妈脱下衣服时原有些羞涩的,可见我那样子她好象整个人都放松了。她微 微一笑,坦然地躺了下去。

「快上来。」妈妈低声说道。

我听话地爬到妈妈身上。妈妈搂住我的头,埋在她丰满柔软的胸脯间。我马 上就回过了神,再次亢奋起来,不住地揉搓亲吻着她的双乳。在我的动作下妈妈 也兴奋了起来,呼吸逐渐加重,脸颊满是红潮。

我顺着妈妈的双乳一路往下亲吻,就在我快吻到她的下体时,妈妈猛地把双 腿夹紧了。

「那里不行!」妈妈坚决地低声说道。

可我又怎肯答应呢?经过一番努力,我终于扳开了妈妈双腿。我细细地打量 着妈妈的私处,「原来蜜穴就是一条暗红色的肉缝啊。」我先是闻了闻那淡淡的 腥味,然后就用舌头舔了起来。

妈妈被我舔得轻声呻吟,身子也轻轻扭动了起来。这时我虽然不知这是妈妈 兴奋的表现,可也隐隐觉得这不是坏事,于是我就舔得更起劲,最后还把舌头探 进了妈妈的阴道去。

我亲够了妈妈的蜜穴,又继续亲了妈妈的双腿和双脚。这时我已是亢奋无比 了。

在我重新爬上妈妈身上后,妈妈吻了吻我的脸,闭上双眼,用手握住了我的 肉棒,胯部挺了起来。

这时我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了,我全神贯注地感受着:我肉棒上的包皮慢 慢被剥落,肉棒慢慢进入了一条温暖润滑的管道。

那感觉是如此之美妙!待妈妈松开手后,我马上用力抽动了起来。一次比一 次更用力地插入,而妈妈那里也越来越湿滑了。性交原来真是如此销魂,我忘情 地享受着,很快就到了高潮,搂住妈妈射出了全部的精液。

完事后,我整个人象被掏空了,无力地趴在妈妈身上。妈妈睁开了眼,伸手 在床头柜上拿了些卫生纸,然后动了动下身让我的肉棒离开她的身子,再把我推 开,坐了起来简单清理了一下就去了冲凉。

我独自躺了一会后,起来把衣服穿上。这时妈妈冲凉回来了,她已换了一身 干净睡衣。

我们母子这时都有些尴尬,我又有些不知所措了。妈妈显得要镇定得多,她 边收拾着东西,边柔声吩咐我:「快去洗洗睡吧。」

我听了,讷讷地走出了妈妈房间。

那天晚上,我脑子乱成一团。我真不敢相信这一事实――我得到妈妈了!我 既有如愿以偿的兴奋,又有很深的罪恶感。在胡思乱想中,也不知什时候才沉沉 睡去。

第二天醒来,已是快到中午了。在吃午饭的时候,妈妈绝口不提昨晚的事, 还主动地和我说着些无关紧要的话,脸上也是一脸的轻松。我见状也感到轻松了 些。

到了晚上爸爸回来了,面对爸爸我难免有些心虚。可妈妈仍是那镇定,从她 脸上根本看不出什异常。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妈妈对我仍象以前一样,我也渐渐放宽了心,不再把那 事放在心上。

新学期开学没几天,这天中午爸爸没回家。我的性欲又来了。吃过午饭,在 妈妈洗碗时,我从身后搂住了她的腰。妈妈明白我的心思,她柔声地说:「不行, 万一你爸爸回来怎办?」

我再三央求,可妈妈就是不答应,最后只好作罢。不过,那天中午我还是抚 玩了妈妈的双脚,也算有点安慰了。

过了两个星期,爸爸就出差了,到了晚上妈妈终于又答应了我。那次连着两 个晚上我们都做了。

从那以后,妈妈几乎都是在爸爸晚上不回家才答应我的。妈妈是有她的道理 的,只有晚上睡觉时才能把家门门锁从内锁死,爸爸就算突然回家也开不了门, 也不会怀疑什。

妈妈很爱我,可那爱只是母亲对子的爱。尽管妈妈从来都是无怨无悔,而且 在和我的性爱中也能享受到高潮,可我知道,那只是为了我,她是太爱我才愿意 和我做的。

做人不能太自私。在我上大学后,我开始结交女孩子,慢慢的就不再向妈妈 提出要求了。

现在我已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我和妈妈的关系仍非常的好,我们从来都没打 算忘记过去的事,这些事又怎可能忘记的了呢?我深深地爱着妈妈,如果她愿意, 我还是想和她做爱的。因为我对妈妈除了有子对母亲的爱,还有丈夫对妻子的爱。

妈妈她是我实际上的第一位妻子。

妈妈,我爱你!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