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女局长的童奴)(1-3)

 

苏桉桉搬进新买的公寓,和童艳在电梯里头一次邂逅,就被童艳的气质所震 慑。那童艳三十四五岁,身材高佻而不失丰满,属于第二眼美人,就是那种越看 越让人觉得漂亮那种,合体的名牌衣裤既显出高雅而又不张扬,化着淡妆,女人 该戴的首饰都有,却都非常精美,尊贵而不妖冶。苏桉桉得到童艳绝对是个在家 养尊处优、在单位气指颐使的女人。

说不上为什么,桉桉对童艳感起兴趣来,也许是做记者的职业敏感,但桉桉 觉得心里还有点别的什么,也许是冲动?

桉桉从小区的居委会主任那儿了解到,童艳是市民政局的副局长,未婚。童 艳大学毕业开始分配到民政局下属的一个幼儿园当教师。有个叫田田的小女孩, 父母在一次意外车祸中双双离去,田田没有任何其他亲人,童艳可怜田田,便把 她收养了。童艳谈过几次恋爱,可都因为她向男友提出的视田田为己出、结婚后 不要自己的孩子,男友都离开了她。也有迷恋童艳,愿意接受她这个条件的男人, 她却看不上人家。后来童艳调到局里,又升为科长、副局长,当官当出了瘾,也 就把成家的事搁置了。

而在领养孩子一事上,童艳一发不可收拾,又先后从偏僻乡下的一个远房亲 戚那过继了一个,从民政局下属孤儿院又领养了两个,都是女孩,分别叫角角、 顺顺和从从。

桉桉见过这四个女孩儿,那田田已经十二岁,角角十岁,顺顺九岁,那从从 才六岁。四个孩子当中,就从从长的漂亮,象个洋娃娃。田田长的也可以,尤其 那双水灵灵丹凤眼,象会说话。而角角和顺顺长的都有点丑了。

四个孩子都在同个学校上学。田田象个小大人,每天早上起很早出去买菜, 为妈妈做好早点,然后匆忙吃点东西才去上学。中午童艳在单位食堂吃,孩子们 也不回来,就在学校附近一私人家里开办的「学生小饭桌」吃。下午放学四个孩 子都早早回来,如果妈妈不打来电话说有应酬不回来吃,田田就要为妈妈准备好 丰盛的晚餐。

桉桉住在童艳上面一层,平常和童艳也很少碰面。本来住在公寓里的人们互 相就极少有什么来往。桉桉有时会为了和童艳相遇,特意到童艳住这层乘电梯。

周末的下午,桉桉从楼上下来等电梯,碰见顺顺从电梯出来。

「顺顺,出去玩啦?」桉桉见旁边没人,抓住机会和顺顺说话。

「我不是出去玩的。我给妈妈洗的裤头凉在阳台上被风吹掉了,我是下去给 妈妈捡裤头的。」顺顺在跟桉桉搭话时脸上表现出警惕的神色,可她毕竟是个孩 子不谙世事,跟无关的人争辩。

「哦?顺顺可真是个乖孩子。你妈**衣服她不自己洗吗?」桉桉柔声地问那 顺顺。

「你问这个干什么?我不告诉你!」顺顺倒是很机灵,不想再跟桉桉多讲。

「呵呵。顺顺你妈妈跟阿姨说过你是个好孩子。阿姨认为你妈妈在吹牛呢」

桉桉对付小孩子不用动太多的心计。

「我妈妈不会吹牛!」顺顺生气地大声反驳道。

「那你跟阿姨说说,你都怎么个好法呀?」桉桉激将道。

「我给妈妈洗裤头洗袜子。妈妈每天下班回来脚气痒了,我都给……」顺顺 忍不住脱口而出,忽又记起什么,马上止住话头。

「顺顺!你还不赶快回屋来!找打呀你!」田田听到顺顺在电梯门口跟谁说 话,出来把顺顺拉进屋去。

桉桉觉得再激顺顺几句,顺顺就会忍不住跟她说出来,却被破坏了,不禁有 些怅然若失地样子。

到了楼下,桉桉看见清洁工素云正在做清洁卫生。桉桉突然敏感地意识到, 这素云也许知道些事情,毕竟她在这里做了有一两年了,对公寓住户最熟悉的莫 过于这些清洁工了。桉桉于是朝素云微笑着走去。

「苏小姐,周末还去上班去呀!」在楼下清洁工素云热情地和桉桉打着招呼, 脸上现出一副讨好相。

「哦……不是。大姐忙呢?」桉桉十分客气地回应道。

「不忙不忙。苏小姐您有什么事要我做吗?」素云巴结桉桉道。

「也没什么事。就是我今天休息,一个人挺闷的,想找个人聊聊天……」桉 桉本来是去上班的,临时改变了主意。

「哎呀苏小姐您真太客气。要是您不嫌弃我是个没文化的乡下人,就到我房 间里我陪您说说话吧。」素云对桉桉想和她聊天感到有点受宠若惊呢。

「呵呵那好啊……不耽误你工作吗?」

「不耽误不耽误。我已经做完了。」

桉桉跟素云来到后面清洁工的工作间。房间里有点凌乱、脏,因为这栋公寓 有两个清洁工,隔天轮换上班,谁也不愿意多花力气打扫她们自己的工作间。

「十二层的那个童女士,还真有爱心呀。听说她为了抚养养女,婚都不结呢」

桉桉勉强在有股不佳气味的工作间里坐下,也许是受不了这气味,还没等坐 稳就问起她关心的问题。

「嘁!什么爱心呀你是不知道……人家自己的私事,我不好乱讲的。」素云 对童艳印象不好,因为童艳对她不理不采,还因为什么事向物业公司投诉过她。

「对了云嫂,我听说最近物业公司要在你们两个清洁工中裁减下去一个……」

桉桉心想这素云果然知道些情况,不由地暗喜。她不想让素云瞧出来她对童 艳的私生活感兴趣,遂把话题转移到素云身上,她知道素云一定会愿意拿所知道 的童艳的事来和她做交换的。

「是吗看来是真的啦!我也早听说这事了,怪不得这些天那刘梅老往居委会 主任家里跑呢!苏小姐您关系多,可要帮帮我啊。您看我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 还有一个吃闲饭的婆婆,要是被裁下去,可怎么活啊……」象素云这样乡下来的 打工妇女,在城里找份工作是相当困难的。刘梅就是另一位清洁工。

「我会尽量帮忙。你知道我写小说要搜集素材,我觉得童女士挺特别的,多 有气质又漂亮,正好要到居委会张姐那里去了解一下小区住户的情况看有什么…」

桉桉装做起身要走的样子。

「苏小姐我不是……我知道那童女士的事也不多……也不好说出口。不过您 对我这么好,我可以都告诉你,就是您得答应我可别把那童女士写进小说……」

素云连忙拉住桉桉。

「呵呵这你尽管放心了,我怎么会把真人真事写到小说里呢?这是一个记者 的职业道德呀!」桉桉给素云吃定心丸。

「哎呀真是不好说呀苏小姐。别人都以为那童女士有爱心,我要不是亲眼所 见也不会想到她……那四个真是孩子好可怜呦,简直就是她的小使唤丫头,她回 到家是什么也不呀做,还叫……叫孩子用嘴舔她的脚丫子,在屋里自己都不动步, 从这屋到那屋都是骑着孩子呀……她可喜欢打孩子了,每次都是把孩子衣服扒光 光的,嘴里塞上她的臭袜子或脏裤头,使孩子叫不出声来,踩着孩子用皮鞭猛劲 地抽啊……」素云本来就是个保不住密的长舌妇人,因怕得罪人才不敢乱说,秘 密憋在心里她还很难受呢!

「是么?我不相信!她真的这样对待孩子,会让你看见么?」桉桉相信素云 说的是实话,但她奇怪素云是怎么看到的。

「苏小姐跟您我就不见外了……您不知道,您住的那层楼的公共卫生间,窗 户正好对着童女士家客厅。有时她忘了拉窗户帘……所以就被我看见了。我其实 根本不愿意看她让孩子那样地伺候她的一副好不享受的样子……」素云事实上经 常专门偷窥童艳的生活,红着脸辩解道。

「真的呀?那这楼设计的也太有缺陷了。往后我在家可得把窗帘拉紧了呢」

桉桉听了有些吃惊。

「您住的是最顶层下面看不到。」素云很专业地跟桉桉解释道。

「这么说……那刘梅也发现这情况了?」桉桉考虑事情就是周到。

「她好象还没发现啥。我曾套过她的话,她一点都不知道这事。」素云分析 道。她也希望刘梅真不知道这事。

「这事你可不能再跟其他任何人说,否则传出去,人家童女士告你个诽谤罪, 你可是要坐牢的!」桉桉不知为什么不想破坏童艳的好事,恐吓素云道。

素云给吓得直点头,她不知道童艳这是在犯罪,只认为这仅仅是童艳对孩子 不好而已。素云在收容所呆过,那罪都让她受怕了啊,想来坐牢一定比收容所更 受罪的。

这素云还给桉桉提供了一条线索。

「二层洗脚屋的那个叫郑军的男孩,看得出他是迷恋上了那童女士。他可真 傻,他和童女士哪是一类人?那童女士又比他大十好几岁!他经常求着要为童女 士做足部保养,还不收钱免费的上门服务,以为这样就可以讨童女士的欢心。那 童女士只把她象狗一样对待呢!我就搞不明白,一个臭脚丫子,有什么好保养的?

那郑军还……我都不好意思说啦!」素云流露出妒嫉道。

「呵呵。那叫郑军的男孩也给童女士舔脚丫子吧?」桉桉倒显得很平常似的 笑笑。

「岂止是舔脚呀,他还喝童女士的洗脚水呢!他也不怕得病?」素云愤愤道。

「童女士家里有男人来么?除了那个郑军?难道童女士……」桉桉急于知道 这个,脸上却掩饰得很好。

「这点那童女士倒是个很正经的女人,可能人家是当领导的吧。男人倒没见 有什么人来过……不过有一男一女,好象是夫妻俩,时常来那童女士家。这两个 人估计是童女士单位的人,犯了什么错误要不就是有什么短处捏在童女士手里, 来童女士家就给童女士下跪……」素云判断说。

「哦……」桉桉若有所思地听着。

素云想到那说到那没头绪地把她偷窥到的事情都跟桉桉讲了。桉桉和素云聊 了有两个多小时。

这楼是按商住两用设计的,每家都带有卫生间。因为顶上两三层没有商家租, 都是居家的住户,所以公共卫生间几乎没有人使用,清洁工平时也极少上来打扫。

桉桉回到自己楼层上,到公共卫生间看了看。果然,女卫生间靠窗户那个位 置正可以看到下层不光童艳一家的客厅,由于童艳家离的最近,所以看得较清楚。

桉桉还到隔壁的男卫生间看了看,因男卫生间窗户朝向另一面,看不到这边。

桉桉有点兴奋,想了想,遂上街专门买了一架高质量的天文望远镜回来,以 窥视童艳的生活。

邻居(二)

桉桉连续好几天,都因童艳客厅的窗帘拉上而没有看成。终于在周末的下午 等到了机会。

因为是白天,童艳家没有拉窗帘。十二层楼采光很好,客厅里很亮堂。角角 手推抹布,在客厅里来回爬擦地板。另三个孩子可能在别的房间做什么。

通过望远镜桉桉看得很清楚。突然,桉桉发现角角紧张起来,放下抹布迅速 爬到了门口,田田、顺顺和从从也从其它屋跑出来,田田跪到门口,顺顺和从从 则跪到沙发前,顺顺匍匐在地板上。桉桉猜一定是童艳回来了,不由地感到有点 儿兴奋。

只见门开处,童艳袅袅地微笑着进来,把坤包递给田田,身姿婀娜地骑到角 角的背上,抬起双腿搭到角角肩上。田田用嘴叼住童艳的鞋跟,脱下摆到墙壁内 的鞋橱架格上。角角驮着童艳,沉重地爬向客厅的沙发。到了沙发前,童艳把腿 蹁到一侧,踩到顺顺的背上站起来,坐到沙发上。顺顺由匍匐姿势改为双手撑地 的跪式,把童艳的双脚架起。从从用嘴把童艳脚上的黑色短丝袜脱下来,角角直 接用嘴从从从的嘴上接过丝袜含入口中,然后爬去卫生间。田田把童艳坤包放好, 也很快跪到沙发跟前,和从从两个含住童艳的脚趾头,大口地吮舔起来。

桉桉从望远镜里看得很真切。童艳的脚又白又嫩,只是稍微有点畸形,可能 是总穿高跟鞋的缘故吧,大脚趾有些外翻,不过没有大脚骨;从大脚趾到小脚趾 递短的较大,所以显得脚很尖;脚趾头很圆润,脚趾甲很有型,都是很漂亮的椭 圆而方的。桉桉从童艳那脚汗津津的样子就能想像得出有多么臭,可田田和从从 给舔得极认真而卖力,就象是吮棒棒糖一样。不过桉桉有点遗憾,觉得童艳穿着 丝袜让孩子先给舔一会才对呢。

角角端盆热水来跪到沙发前,双手举着盆。童艳净了手,擦干。角角又端着 盆跪行去卫生间,很快又爬回到沙发前,为童艳轻轻捶腿。童艳拿起遥控器,打 开了电视。茶几上摆放着已经剥好皮儿的荔枝和葡萄。童艳如葱般的长指拈着荔 枝和葡萄,边吃边调着电视节目看。

桉桉看得浑身燥热,手不由自主地摸自己的下身。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那童艳动了动脚。田田起来,站到沙发背后,为童艳 轻柔而娴熟地捏双肩,边跟童艳聊着什么。童艳也不再让从从吮她脚趾头舔脚趾 缝了,而是用双脚玩弄起从从的脸蛋、嘴巴和舌头。

桉桉记起清洁工素云说过,童艳有脚气,让孩子给她舔脚是为了解痒,现在 估计是脚不痒了。桉桉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从望远镜里都没看出童艳患有脚气, 那素云是怎么知道的呢?她感觉到那素云还有什么隐秘没跟她说,或者说她没有 察觉到。

不知是那角角给童艳腿捶轻了还是捶重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没做好,那童 艳弓起腿来,照角角脸就是一脚,嘴里还骂着什么。角角被踹得身子一歪斜,马 上跪直,脸色紧张地继续给童艳捶着腿。童艳象是没解恨,连续踹了角角脸七八 脚,角角的鼻子都流出些血了,角角只顾不停地给童艳捶腿,不敢抽手擦擦鼻血。

角角的嘴里还含着童艳的臭袜子呢。

童艳对田田吩咐了一句什么,田田马上到沙发前面来跪下。顺顺平稳而迅速 地又匍匐到地板上。田田扶童艳起来站在顺顺背上,把童艳裤子解开,脱至膝弯 处,然后头伸在童艳两腿间,枕着顺顺的背仰面躺下,大张开嘴。童艳的私处清 晰地暴露在桉桉的镜头里,阴毛那样浓密。

桉桉猜到童艳这是要撒尿,把孩子的嘴当尿盂。只见童艳扶着角角蹲下,阴 户离田田的嘴不到两公分,先淋出几许尿液,接着便是一束扩散开的金黄色尿液 急喷射入田田嘴里。从田田喉咙急速地动,桉桉知道田田在大口地吞咽,以不使 童艳的尿溢出。

桉桉虽然才二十六七岁,对性事却有所研究。那童艳没结婚,从素云那也了 解到童艳也极少和男人做那事,怎么阴道却这么松垮,尿束张开那么宽?难道…

那童艳尿完,田田稍抬起头,用嘴把童艳阴户上的残尿舔干净。童艳由角角 给扶起来。田田也起来跪好,美滋滋地咂摸着嘴,边为童艳提上裤子。童艳拍了 田田头一下,然后转过身。田田把头伸进童艳胯间。童艳就坐到那田田的肩上, 确切地说是骑到田田的脖子上。田田就驮着童艳,膝行去餐厅。角角、顺顺和从 从都跟在后面爬去。

餐厅本来是和客厅连通的,有道矮装饰墙隔开,还有一根柱子。童艳从田田 肩上下来,坐到餐桌旁的红木靠背椅上。由于有矮墙和柱子挡着,桉桉只能看到 童艳的上半身。不过桉桉断定那顺顺一定趴在餐桌下给童艳垫着双脚。角角也看 不到,一定是钻在桌下继续给童艳捶腿。田田和从从站在童艳两边,服侍童艳吃 饭。

桌上是个火锅,及十来盘涮火锅的羊肉、牛肉、生鱼片,还有蔬菜。在童艳 回来前,田田就给准备好了。童艳在让孩子给舔脚时,火锅就一直小火沸腾着。

桉桉看着童艳吃饭,感觉自己肚子也饿起来。这时她发现自己的下面已经湿 了一大片。桉桉虽然舍不得离开,可她心痒得看不下去了,才收起望远镜回自己 的家中。

过道里静悄悄的。桉桉还是有点担心,幸好没人来上卫生间,否则让人发现 她在偷窥怎么得了。其实是桉桉多虑,就算有人来,她在带门的厕格里,别人也 不会发现她。

桉桉他们杂志社有个摄影师,三十多岁,叫李恒。桉桉感觉得到这李恒对她 很痴迷。但是桉桉的追求者有不少,李恒根本排不上号。

桉桉了解SM,但她没这个嗜好,自从她偷窥童艳的生活上瘾后,想尝试一 下。

于是就打算把李恒培养成她的奴仆。

「李摄影,下午下班后有空吗?」中午吃饭时,桉桉特意坐到李恒对面。

其实每次中午吃饭,不管桉桉坐哪,李恒都坐在桉桉背后那张桌上。桉桉虽 没把李恒瞧在眼里,但她感觉得到背后李恒那贱贱的目光。

「哦?……有空有空!苏小姐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李恒开始还没回过味 来,旋即受宠若惊地差点没激动地流鼻血。

「也没什么事啦。就是今天我晚上要加会班,一个人在办公室怪害怕的,想 让你陪陪我么。」桉桉媚媚地对李恒道。

「没没问题没问题!你能让我陪你……我真很感动……」李恒简直不相信这 是真的,恨不得当即跪下给桉桉磕几个头。

「是么?嘻嘻!哎呀李摄影,你平常也太节俭啦,就打一个素菜?今天食堂 的肥肠炒得不烂,我都咬不动,你帮我吃了吧。」桉桉把口里嚼了一半的饭菜吐 到碗里,又拿起饮料纸杯喝一口漱了漱嘴,再吐回杯里,然后放到桌上。

李恒激动得嘴唇翕张几下没说出话,红着脸把桉桉的碗和杯子拿到自己面前, 却有点不好意思当着桉桉的面吃。

「李摄影你慢慢吃,我先上去了。」桉桉冲李恒抛个媚眼,起身风姿绰倬地 走了。她相信李恒会吃掉她吐出的东西。

晚上其他人都下班走了,办公室就剩下桉桉和李恒俩。桉桉坐在桌前,用笔 记本电脑写着什么。李恒过来给桉桉的杯子里续上热水,然后就默默地站在桉桉 的背后,离桉桉有两米远,他怕离桉桉太近了引起桉桉对他的厌烦。

「你干嘛傻站在后面呀?」桉桉头也不回地说。

「我……我……」李恒不知是该站着还是该坐下。

「哎呀我这脚穿了一天的高跟鞋,好疼呀!」桉桉弯腰身一只手脱掉一只脚 上的高跟鞋象是自言自语道。

「苏小姐……我……」李恒此时恨不得上前把桉桉那迷人的脚丫含在嘴里呵 护,又不敢冒失。

桉桉也不说什么,揉了一会脚,蹬上鞋又继续打字。过了一会,桉桉又把另 只脚上的鞋脱下,一只手边揉一只手边打字。

「……苏小姐……让我替你揉好么?你别耽误写东西。」李恒站在后面忐忑 地请求道。

桉桉回头朝李恒笑笑。

李恒立刻蹲到桉桉脚前,小心翼翼地捧起桉桉这只穿着超薄肉色丝袜的脚丫, 轻柔地给揉起来。桉桉的脚是那种瘦长型的,脚趾也很长很整齐,大脚趾比二脚 趾短一截,脚趾甲涂着黑红色指甲油,更加显得她的脚白。李恒感觉桉桉的脚好 轻盈好迷人,热乎乎的,散发出不太重的臭味。

桉桉象是很自然地打着她的字。李恒却渐渐把持不住,下面那活硬起来。他 不由自主地鼻子凑到桉桉脚尖,贪婪地嗅闻。他好想把眼前这美脚含在口里呀, 但他还是不敢唐突。

「嘻嘻!我的脚臭吧?」桉桉也不看李恒,边打着字随口问道。

「苏小姐……我的女神……您的脚真太美了!香味太诱惑人了!」李恒呼吸 都急促了,忍不住轻轻吻着桉桉的脚趾,由蹲姿改为跪姿。

桉桉「嘻嘻」地一笑,仍不看李恒,把另只脚上的高跟鞋蹬掉,脚尖就踩到 李恒嘴上轻轻摩擦。

李恒简直兴奋极了,张口就含住桉桉这只脚丫。

「嘻嘻!我可跟你说呢,我脚有脚气,传染你我可不负责呀!」桉桉象是挺 开心,这才温柔地看了李恒一眼娇声道。

「我不在乎!就算被女神的脚给毒* 我都幸福!」李恒也稍微大胆起来,把 桉桉的两只脚捧起轮换着狂吻。

「你胡说什么呀你!我脚有毒么?」桉桉笑着用脚在李恒脸上轻轻打了两下。

「我该* 我该* !女神你惩罚我吧,用脚扇我的嘴巴子吧!」李恒很陶醉。

「你可真够贱的呀!嘻嘻!」桉桉真个就扬起一只脚,左右开弓地抽了李恒 两个嘴巴。这回用力较重些,「啪啪」两声脆响。

「啊我的女神我太幸福了我不是在做梦吧?」李恒捧着桉桉两只脚深吻着。

「哎呀你真讨厌!人家脚气被你口水一浸现在好痒呀!我想起了一件事,我 看过一则报道,外国有一位夫人也是患了脚气,她就每天让她的爱犬舔她的脚丫 子,结果把脚气治好了。」桉桉眼睛火辣辣地看着李恒说。

「我的女神啊!我就是您的爱犬,让我天天为您舔脚吧!」李恒诚恳地向桉 桉请求说。

「嘻嘻!小狗狗,那你就给我舔吧!别脱我袜子,就隔着袜子给我舔。看你 的本事喽,要让我解痒呕。」桉桉踢开李恒正准备给她脱袜子的手,把只脚伸入 李恒嘴里。

李恒含着桉桉的脚尖,舌头用力地挤进脚趾缝摩擦着。

桉桉不再搭理李恒,转身去写她的东西。李恒就给桉桉舔了近两个小时。

「你还不合格呀!舔得一点也不解痒!」桉桉总算写完了东西,合上电脑对 李恒道。

「我的女神,我下去一定好好练习,做一个合格的舔脚狗狗!」李恒有些惊 慌地赶紧表决心。

「好了,看你弄的我满脚口水,去给我打水来洗洗。」桉桉脚尖在李恒额头 上点了点道。

这办公室里哪有盆之类的?李恒就把办公桌上一个放文件的塑料方盒里面的 文件都倒出来,用这个方盒到卫生间给打来水,又在饮水机上兑了些热水,放到 桉桉的脚前。

桉桉已经把脚上的袜子脱下来。

「恩,张嘴!」桉桉把两只袜子拎在李恒的嘴前。

李恒高兴地张开嘴,让桉桉把袜子塞进他嘴里。桉桉把双脚放入塑料方盒里。

李恒伸手想给桉桉洗脚。

「我不要你碰我的脚丫!」

桉桉简单地把脚丫清洗了一下,拿出脚,挑起李恒胸前的领带,擦干脚,蹬 上高跟鞋。

「嘻嘻!你舔我美丽的脚丫是不兴奋的难受呀?嘻嘻你自己解决了。」桉桉 轻轻踩了踩李恒那鼓起的下裆,嬉笑道,拿起手包走出了办公室。

李恒急不可耐地解开裤子,把嘴里的丝袜拿出来缠上那活,爬下边大口地喝 桉桉的洗脚水边手* ,想象着桉桉那美丽的脚丫子,如升天堂般地狂泻而出……

邻居(三)

李恒以桉桉「男朋友」的身份,住进了桉桉家里,实际上扮演的是男「保姆」

角色,每天为桉桉洗衣服、拾掇房间、做饭,伺候桉桉。不过李恒非常乐意 充当这种角色。

李恒为能有桉桉这样的女朋友感到特别自豪,最重要的是李恒内心里那种受 虐的心理得以释放。杂志社的那些男同事们都妒忌得要* ,总不放过任何机会酸 溜溜地拿话贬损李恒以泄心中不平。而李恒干脆就彻底放下面子,丝毫不管别人 怎么看他,在桉桉面前表现得非常奴颜婢膝。

桉桉却觉得和李恒在一起工作特别扭,影响了她对其他男同事的气指颐使, 而且杂志社的工作也较繁忙,李恒和她同时上下班,根本没有更多时间在家伺候 她。于是桉桉通过她和市委组织部长上过床那层关系,把李弄到她那个公寓小区 的物业公司当了经理。

李恒在物业公司拿的薪水没有当摄影记者多,但工作相当清闲,而且也满足 了他当个小领导、指挥几个人的夙愿。

桉桉给李恒规定了「约法三章」:任何时候不许和她顶嘴,不许抽烟、喝酒, 不许多看别的女人。每天她下班回来,李恒必须在家恭候着她;在家里李恒就是 她养的一条狗,她就呼李恒为「乖乖狗」,李恒叫她为「姑奶奶」;在她面前只 能是跪着,除非必须明确回答的问话李恒一概只须用「汪汪」声来回应她的吩咐。

「乖乖狗,你* 哪儿去了?姑奶奶回来了。」桉桉进门喊道。

李恒正在卫生间给桉桉洗衣服,听到喊声马上爬到门口,伏下头就要用嘴给 桉桉脱鞋。

「越来越不象话了!听到门响也不赶紧过来。」桉桉抬脚照李恒的脑袋踩了 一脚,然后才把脚翘起等李恒给她脱鞋。

一是桉桉喜欢她大学生时代的装束,二是她现在的工作经常外出采访,所以 基本上都是穿旅游鞋。

李恒的头被踩在地上「嘭」地磕了一下,亲切地「汪汪」了两声,麻利地用 嘴将桉桉旅游鞋的鞋带咬开,然后叼住桉桉鞋后跟,将鞋给脱下。

桉桉的脚微微汗湿,臭味也不算很重。李恒陶醉地猛嗅了两下,赶紧为桉桉 把另只脚上的旅游鞋也脱下,从鞋架上叼下拖鞋放到桉桉脚前。桉桉蹬上拖鞋。

李恒美滋滋地亲吻桉桉露在拖鞋外、穿着白棉袜的足尖。桉桉踢开李恒的嘴, 侧着坐到李恒背上。李恒便驮着她爬到客厅的沙发前。

桉桉从李恒背上下来,慵懒地坐到沙发里。李恒为桉桉递上热奶,然后跪到 沙发前,把桉桉的双脚搬到脚凳上,为桉桉捏着脚趾。望着眼前桉桉的一双秀足, 李恒好想去亲吻。桉桉不太喜欢让李恒舔她的脚,只享受李恒对她脚的按摩。

「换下的衣服都给我洗好了吗?」桉桉呷着奶问。

「姑奶奶,狗儿刚洗到一半,您就回来了……」李恒喏喏地答道。

「就是说你还没洗完喽?早干啥去了?偏等我快回来时洗!」桉桉抬起脚, 左右开弓地「啪啪」抽了李恒两个大嘴巴。

「是是……狗奴知错了下回再也不敢了。」李恒就痴迷桉桉对他这种刁蛮劲 儿。这两脚丫子让他感到无比舒畅。

「不过你才到物业公司上班,也不好经常地早退。」桉桉原谅了李恒道。

「姑奶奶我……」李恒想要说什么,却又止住了。

「说!」桉桉脚在李恒脸上一蹬说。

「……姑奶奶,我有一个亲姑妈,四十多岁,以前在乡里小学教书。现在乡 里小学合并了,她也不想再为那些孩子操心,就内退了,现在一个人在家闲着…」

「你跟我提你姑妈干什么?她一个人?离婚了?」

「不是。我姑妈一直没结婚。我母亲* 的早,我三岁就过继给我姑妈,我从 小是姑妈一手给养大的……」

「你还挺孝顺的啊!怎么,想把你姑妈也接过来,让我孝顺她?」桉桉听到 这显得有点不高兴,照李恒脸又是狠狠的一脚,把李恒踹得一栽歪。

「姑奶奶您别生气您请先听我说完。我很了解我姑妈,实际上……她特别喜 欢给漂亮女人做保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我把和你谈朋友的事跟她说了,她 很希望能伺候您,做您的……**……」李恒很害怕桉桉没听明白他的意思,连忙 解释。说到「**」两字,他还有点脸红了。

「不会吧?是你想孝顺你姑妈,瞎编的吧?再不是你想孝顺我,把你的想法 强加给你姑**吧?你参加工作离开你姑妈,她想你想疯了,所以宁愿……」桉桉 对李恒的话表现出兴趣。

「是也不完全是。我姑妈确实很想我,但她也确实是真想伺候您。您的情况 我多少跟她说了些,她让我来求您的。」李恒见桉桉不反感,心情好轻松言辞也 非常诚恳。

「呵呵!我还是有点不信!是她自己说的要做我的……**的?是你为了哄我 这样说你姑**吧,你……她真的这么贱?」桉桉「咯咯」笑着用脚尖点着李恒的 脑门说。

「绝对是她自己的意思。她虽然没直接说出来,但我知道她心里的想法。您 不信让她伺候您几天就知道了……」李恒也笑笑说,双手越加讨好地给桉桉捏着 脚趾。

「哈哈哈!难怪呢。你这样奴性十足,怕是从小受你姑**影响吧?」

「姑奶奶那我明天就给我姑妈打个电话,让她过来……」李恒从桉桉的笑声 中听出桉桉已经同意了。

「那就让她来试试吧!」桉桉把只脚伸到李恒嘴里,表示对李恒的奖赏。

李恒含住桉桉穿着白棉袜的脚,兴奋而有点放肆地狂吮起来。

这天桉桉下班回来,李恒趴在门口用嘴为她脱鞋。桉桉感觉李恒今天有点与 往常不同,既兴奋又害羞,脸红红的,想说什么,忙着给她脱鞋嘴不得空。

桉桉正想问问,猛抬头见客厅里站着一个中年妇女,挺丰满的,穿得也很干 净整齐,有点不知所错地冲她笑笑,那笑容让桉桉感觉出关爱,并有一点媚贱。

「你就是……李恒的姑妈吧?比看李恒怎么也不早跟我打声招呼……」桉桉 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忙用脚偷偷踢开给她脱鞋的李恒的嘴,面现红晕地慌乱自己 把另只脚上的鞋脱掉。

「……恒恒这孩子……从小就可喜欢伺候漂亮女人了……」李恒的姑妈反到 为桉桉打破尴尬,象是想做什么却又没有做。

「哦嘻嘻。姑妈你坐啊!」桉桉稍稍镇定下来,客气地招呼着,蹬上李恒用 嘴给她叼下的拖鞋,走进客厅。

「不敢可不敢!我是来……恒恒都跟您说了吧?往后您就是我的主人了,我 怎么敢还让您叫我姑妈呢!主人您走累了吧,快坐下来歇歇吧!」李恒的姑妈一 时没好说出口「伺候」两个字,但她那语气和眼神已经把这个意思表露明白了。

桉桉虽然一下还不适应让个陌生人伺候她,但很想看看李恒的姑妈到底有多 贱,好奇心压过了尴尬的气氛。

「你是李恒的长辈……我怎么好让你……嘻嘻!」桉桉觉得李恒的姑妈挺会 说话,一点也不象乡下人。桉桉不想让这屋里出现反客为主的情形,也就不再招 呼李恒的姑妈坐下,自己大方地坐到沙发上。

李恒是爬进客厅的,他好象挺害怕他姑妈,跪在一边不吱声。桉桉也不知道 该怎么使唤李恒姑妈,屋里一时陷于沉寂。

李恒的姑妈也一直在考虑怎样开这个头。在桉桉进来的那一刹那,她就感觉 到桉桉比李恒描述的还要漂亮、有气质,忍不住就有种要给桉桉跪下的冲动,因 怕这样太唐突,才忍住没跪。

「主人……让我给您捏捏脚吧……」李恒的姑妈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 干脆大方地跪下,膝行几步到桉桉跟前,轻轻捧起桉桉的脚,将拖鞋给退下,把 桉桉的双脚放在她腿上,认真而温柔地给捏起来。

桉桉一时有点接受不了,本想收回脚客气几句,又不想在李恒姑妈面前表现 得太拘谨反而让李恒的姑妈看轻她,遂极力装得很自然地由李恒姑妈给她捏着脚。

「他姑妈嘻嘻我的脚有点臭。都是李恒,他专喜欢吻我的臭脚丫子……」桉 桉想使气氛变得轻松些。

「恒恒真是好福气!我也跟着沾光呢!主人,既然恒恒称呼您‘姑奶奶’, 那我也就是您的晚辈。主人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就叫您‘小姑妈’好吗?」李恒 的姑妈渐渐地表现出她的媚贱。

「嘻嘻!不过只能在家里这么叫。对了你看我,都忘了问你的名字了。」桉 桉也越来越放开了。

「侄女叫李文芬,名字很土。呵呵。以后小姑妈高兴,叫侄女‘**’最好。

侄女今年四十三,是个不小不老的**呢!」李恒姑妈——李文芬还开起玩笑, 以拉近她和桉桉的关系。

「哈哈!你可真够……好呀!现在我有乖乖狗和乖**伺候,呵呵。」桉桉照 顾到文芬的面子,没好意思把那「贱」字说出口。

「小姑妈!您的脚好香呢!」文芬不禁流露出* 贱的表情来,捧起桉桉的脚 鼻子凑上去嗅闻。

「嘻嘻你呀真是!我脚丫子现在好痒,那把袜子给我脱了给我……」桉桉娇 气地用脚轻轻踩了踩文芬的嘴唇道。

「是是!你看侄女真笨,以后侄女伺候小姑妈有不到的地方,小姑妈您是打 也好骂也好不用心疼侄女。侄女只想把小姑妈伺候舒服了!」文芬听明白桉桉的 话意了,高兴地为桉桉脱掉袜子,放在鼻子下娇媚地闻了闻,才递给李恒,然后 虔诚地捧起桉桉的这双脚,张嘴含住就给吮舔起来。

「嘻嘻你舌头好有劲呀,痒* 我了。你别舔得这么用力,就含在嘴里好了。

你的嘴巴可真大呢!」桉桉的脚本来不痒,被文芬这一舔倒痒得受不了,把 一只脚丫子使劲往文芬的嘴里伸。桉桉的脚瘦长,看着文芬的嘴不大,这暂却让 人感觉挺大,把桉桉半只脚丫都含进口里去。

文芬隐藏了几十年的受虐狂心理此刻得到释放,那个舒坦劲就别提了。她尽 量张大嘴温柔地含着桉桉的一只脚丫,双手温柔地握着桉桉的另只脚丫,仔细地 给按摩着。

李恒跪在一边,把桉桉的两只臭袜子放在嘴里吮吃。平常他都只有伺候桉桉 入睡了之后,才有时间吮吃桉桉的香袜。

「你还真会伺候人呢!」桉桉把伸在文芬嘴里的脚抽出些,脚趾在文芬嘴里 夹弄她的舌头。

「不怕小姑妈笑话,是小姑**脚太美了,侄女好喜欢舔呢!」文芬把桉桉的 脚丫从口里拿出来一会,边欣赏边赞美着,伏下身仰脸舔桉桉的脚趾肚、脚底板。

「真挺舒服!以后我每天回家你就给我舔脚啦!」桉桉发自内心表扬道。

「那真太感谢小姑妈瞧得起侄女啦!侄女还生怕自己的舌头老硬了,伺候不 好小姑妈呢!」文芬更是由衷地表示感谢。

「姑妈您真会伺候人。我做姑*** 狗这么长时间,她从不让我舔她的脚。」

李恒在旁边看着嫉妒地说道。

「混蛋东西!你越来越放肆了!我每天的袜子不都是给你吃?洗脚水不都是 给你喝了?」桉桉把文芬给她捏揉的那只脚在地板上「啪啪啪」地跺骂。

李恒吓坏了,急忙把桉桉的两只袜子塞入嘴里,爬到暗暗的脚前,伏首脸贴 到地板上。

桉桉抬脚踩到李恒脸上「啪啪」狠踩。桉桉一是想看看文芬的反应,二是想 让文芬知道她是怎么发脾气的。

文芬媚媚地笑笑,轻柔地把桉桉另只脚捧在脸上,舌头欢快地舔着桉桉脚底 板。

桉桉把踏李恒的那只脚伸到文芬嘴里,另只被文芬舔得尽是口水的脚丫子在 文芬的脸上蹭着。

邻居(四)

「快滚起来去做饭!今天是我大侄女头天来,多做几个好菜。」桉桉命令趴 在地上的李恒。

「小姑妈,饭菜侄女已经给您做好了。不知侄女的手艺合不合小姑**口味。」

文芬语气很软,怕没有得到桉桉的指示擅自做饭,会不会惹桉桉生气。

「恩?养你这个奴还真值得。恩去吃饭吧。」桉桉没生气,但也没表现出赞 许。

李恒马上跪好等桉桉骑他。

「滚!今天姑奶奶懒得骑你。」桉桉一脚把李恒踹开。

「我在家是从不用自己走路的……」桉桉看着文芬道。不知为什么桉桉说这 话时想起童艳在家骑孩子的情景。

「**真该* !**现在就给小姑妈做母马,请小姑妈快骑上母马吧!」文芬马 上醒悟过来,检讨地打了自己两个嘴巴,给桉桉穿上拖鞋,然后在桉桉面前趴好。

文芬左一句称自己「**」右一句称自己「母马」,非但不羞愧,反而感到很 刺激。

「那我就小小惩罚你一下。驮我爬二十圈!」桉桉笑嘻嘻地骑到文芬的背上, 大腿夹着文芬的脑袋。

这种骑法,重量全压在文芬的双臂上,爬起来是比较吃力的。桉桉并不会骑 人,她也非刻意增加文芬的难度。

文芬多少次幻想、做梦自己被高贵、美丽的年轻女人骑。好多年前,文芬在 旧书滩上买到过一本阔太太虐待婢女,把婢女当马骑的地下小说,里面有大量描 写阔太太如何骑婢女的情节,婢女被骑坐的心理感受。象今天桉桉这样骑法,是 最累人的。文芬非但不为此悲伤,反而桉桉的这种娇蛮让她感到激动。

文芬驮着桉桉,在屋里欢快而又奋力地爬着,从这个屋爬到那个屋。桉桉柔 软的* 股压在她背上,一颠一颠地「咯咯」嬉笑着,让她刺激无比。桉桉看上去 很苗条,体重却有一百二十来斤。文芬只爬了十多圈,双臂就发酸了,膝盖也磨 得阵阵发疼。文芬只恨自己太没用,半点不怨桉桉折磨她!

「小姑妈,您要是嫌母马爬得不快,就拿鞭子抽母马。恒恒,去把姑妈带来 的鞭子给小姑妈拿来。」文芬只感到自己浑身热血沸腾。

这鞭子是文芬自己做的教鞭,其实就是一节碳纤维钓鱼杆的稍子,截成六十 公分来长,手握处用彩色尼龙丝绳缠成花瓣式。文芬在家里她经常自己抽自己, 想象成被美丽的贵夫人抽。

「你还带了鞭子来?你可真是贱!乖乖狗快给我拿来,我要好好骑骑我这匹 心爱的母马!」桉桉真没想到,文芬这个乡下小学教师,原来内心这么肮脏!不 过桉桉很喜欢文芬这个贱劲儿。

李恒从姑**行李包里找出那杆鞭子,嘴叼着爬过来递给桉桉。李恒的眼神里, 也充满了被桉桉鞭打的渴望。

桉桉接过这教鞭,抖了抖,还挺趁手的。桉桉一把抓住文芬的头发,把文芬 的头拉仰起,肆无忌惮地用鞭子在文芬的* 股上乱抽,口里喊着「驾!驾!」

那鞭子抽得文芬* 股火辣辣疼,可她心里却舒畅极了,爬得越加有劲儿!桉 桉骑得也兴奋无比!

桉桉玩得忘了* 股底下文芬的承受力,直骑了四十多圈,把文芬累趴在地上。

「小姑妈——呼——呼——真是对不起!呼——您这么轻盈的身子——呼— —我还累成这样真是不好意思啊!」文芬兴尤未尽,却力不从心了,十分遗憾地 抱歉道。

「没关系啦!以后骑你的机会多得是呢!哼李恒这个* 狗,驮我时从未让我 这么快活。你过来,让我好好打你一顿!」桉桉从文芬身上下来,抚摩了文芬头 两下。她确实还没过瘾,招呼李恒过来,骑上李恒,用鞭子照李恒脑袋、* 股上 使劲抽打着。

李恒早已按耐不住,桉桉一坐上他的背,他顿时感到浑身是劲,毕竟是个男 的又正值力壮,比文芬的力气大多了,驮着桉桉这屋爬那屋,还有节奏地一颠一 颠,让他背上的桉桉尽量开心。

文芬因膝盖疼爬不得了,坐在地上看李恒被桉桉骑着,也非常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