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黑医诊所



  这个女王不算漂亮但也决不丑,每次在得到她的允许下我就会去她的家里,她的家在上海的郊区,还没进门就能闻到一股很浓的消毒水的味道,她家的后院有一间50个平方的小屋,小屋的地上和墙上都铺满了白色的瓷砖,在屋子的最里面是一排玻璃柜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各种大大小小的注射器,其中有一个是金属的冷冷放着银白色的光,每当我一看到它时身体不由的就激动起来,因为每次女王都要用这个注射器狠狠的插进我的尿道,往里面注入大量的生理盐水直到我的膀胱快要爆炸。
  
  在靠近门的地方是一个不锈钢的洗脸台,它的旁边摆放着一个四方的操作台,操作台的下面是四个可滑动的小轮子,在它的上面格放着一个月牙型的不锈钢的小盆,旁边是一个扁扁的白塘瓷的盆子(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医院用来给不能下地的人用的接大便的便盆)再上面一格放的是各种我叫不出名字的用大大小小的玻璃瓶装的各种药水,最上面的一格是用一块沙布盖着的,虽然看不清是什么,但里面隐隐透出的银白色的金属的光泽还是会让人不由的打个冷战。
  
  在屋子的正中摆放着一张妇产科用的诊疗床,整个床是用金属制做的,上面用一层黑色的皮革蒙的。床尾是一个半圆型的洞,在它的两边有两个金属的支架向两边夸张的伸开,上面同样是用黑色的皮革蒙的,床上铺了一张雪白的床单特别的抢眼,在床单靠近尾部的地放有一滩好象是洗不掉的淡淡的黄色的印迹(我知道那是怎么弄上去的)。
  
  在床的尾部放着一盏医用落地灯,每当我想起那雪白的灯光将我大张的阴部照的雪亮时,我的肛门就一镇紧缩。
  
  我每次得到她允许后便自觉的来到这间小屋,从屋前的脚垫下拿出小屋的钥匙打开房门脱掉皮鞋换上屋内的一双塑料拖鞋,规矩的蹲在小屋的西北角的一个便盆旁努力的将自己的大小便排泄干净因为我知道不这样做我会吃很大的苦头,(就是这样做了还是会吃苦因为在严历的女王的眼里,我的肠子里总有排不净的粪便,我的膀胱里也总是会有残存的尿液。)。
  
  时间不长便听到屋外传来“哆,哆,哆,”的高根鞋有力的敲击地面的声音我的心跳马上加快了几倍,我知道那个让我又幸福又痛苦的女医生就要走进她的这个秘密诊所呢,我刚刚才放空的膀胱里好象又有一股液体不受我的控制要往外流。“咣当”门被有力的推开,随着屋外的阳光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在了门口,她身上那件医生的白大衣特别的扎眼,上面有一些永远也洗不掉的黄色的和淡褐色的迹印,我知道那上面有一些是我的体液还有一些就不知道是谁的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一定是来自于某位和我一样她的患者身上的某部位的液体。
  
  女王今天穿了一双露出脚趾头的红色的高跟鞋足有三寸的鞋跟仿佛能把地面的白色的瓷砖踩出一个坑。一双鱼网状的黑色的丝袜紧紧的裹在女王匀称的腿上,透过白色的医生大褂的扣子缝隙,一件黑色的皮制胸罩紧紧的包住女王那好象随时要跳出来的乳房。
  
  “飘菲,你已经好几天没来做检查呢!”女王瞪着眼对我说“最近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低着头不感正视女王的眼睛小声的嘀咕“还好啦”
  
  “是吗”女王大声的说“你最近大便正常吗?几天一次?”
  
  我听到大便这个词脸一下就红了,头低的更历害了,肛门也随之缩紧。撅着嘴说“正常,一天一次”
  
  女王听了这话嘴角带着一丝不肖的说“你们这些人从来不说实话,非要等我抓证据以后才老实,好吧你也不用狡辩呢,我给你做一个祥细的检查一切就都清楚呢,你要明白这也是为你好”
  
  “你还站着发什么呆?”女王大声的喝次“还不快把身上的衣服脱光,是不是要我用剪刀来帮你”
  
  接着她把一个蓝色的塑料筐丢在了我面前的妇科诊疗台上,我知道我的痛苦就要开始呢。我用颤抖着的双手将手表和上衣一一放入筐内,就在我刚刚把外裤脱掉放入筐内时,不耐烦的女王一把将我推开并随手将塑料筐丢在了屋子的一角,“看你磨磨蹭蹭的是不是想逃避检查?”女王怒斥到。
  
  我被女王这突然的举动吓的不知所措,一滴尿液也不受控制的从膀胱里涌了出来,在我黑色的小内裤上泛起了一朵水花。这时女王走到了屋角的一个柜子前拉开其中的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副白色的医用乳胶手套,一步一步的逼近我,当她站在我面前时我吓的差点跪倒,女王用眼睛斜斜的看着我,一只手慢慢的伸进了医用乳胶手套里,当她两手戴上手套后,女王用双手交替的拉扯着医用乳胶手套的每根手指,并且十指相互交叉反复搓揉,随着白色的医用手套在我眼前不停的晃动一股浓浓的滑石粉和乳胶混合的怪怪的味道直冲我的鼻腔。
  
  “你最近有没有喝酒,有没有抽烟?”女王问到。
  
  “没有”我十分肯定的回答,“我看你不太老实嘛”女王一边说一边用戴着医用手套的左手使劲的捏开我紧闭的双唇,她的右手使劲的插入我的口腔用劲的在里面搅动,她的手指几乎插进了我的食道,一股难闻的乳胶味道在我的口腔中弥漫开来,“把舌头伸长点”女王用两根手指夹住我的舌根上下翻动着,当女王扳着我的上下鄂把我的口腔里里外外看了个够,确实没有烟酒的味道时她还是不死心,“张着嘴别动”女王一边说一边从旁边的台子上抽出了一跟长长的棉签,足足有半尺,她不由分说的将棉签插入了我的嘴里,我感觉棉签进入了我的食道在里面不停的搅动,我难受极了眼泪也不由的流了下来……“哈哈~~你也会流泪?”女王轻蔑的笑道,过了很久(我的感觉)她才将棉签抽出,放入旁边的一个试管里,接着她拿出各种长长短短的各式棉签分别插入我的鼻子,耳朵,采集我的各器官的分泌物。当这一切结束时我已是一头汗水,可我的痛苦还远远没有结束。
  
  “抬起胳膊”女王用手使劲向上举起了我的双臂,她从我的腋下一点点仔仔细细摸索着我的身体,最后那双戴着医用手套的手停在了我的两个乳头上。“你的乳头有点发硬看样子可能有点问题”女王一边说着一边用手不停的拉扯着我的乳头。
  
  “嗯~ 是有问题”女王十分肯定的说着,她边说边从旁边的书夹里抽出了一个铝皮包着的象A4纸一样大小的文件夹,一边往上记录着什么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看样子等会儿得用热疗了”。说完她将文件夹顺手丢在了旁边的诊疗床上,拿起了她一直挂在胸口的听诊器,当冰凉的听诊器接触我身体的一瞬间我的表皮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听诊器一点一点的往下滑最后越过我的肚脐眼停留在了我的阴茎上,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内裤,我还是感到了它的寒气,“听听声音还是很正常,但还是不能保证它没有毛病,等会儿还是得做一个详细的检查。”接着女王蹲下了身子,用戴着医用手套的手将我黑色的内裤轻轻的往下拉了拉,使我的阴茎暴露了出来,我感觉她的脸离我的阴茎是那样的接近,以至于我都能感觉到她鼻子里呼出的热气,再想想刚才因受惊吓而渗出的一点尿液现在一定还没干,我更觉得羞愧了。
  
  女王并没查觉我的神态,因为这时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我的阴茎上,只见她用一只手向上提起了我的阴茎,另一只手捏住了我的阴曩,随着她手的一张一合一股快感直冲我的脑海,可好景不长,突然她的手掌猛的一合,一阵疼痛由下体迅速蔓延开来,可我疼的要张嘴叫喊的时侯她的手又突然松开,于是疼痛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又是一阵快感,如此反复使我整个神经都绷紧呢,接着我感觉到那跟略显冰凉的手指顺着我的阴茎一点点向上划,最后停留在我的龟头上,突然我感到龟头一凉,我知道她一定是将我略显长的包皮给翻开了“哎~~你还是那么不爱干净”女王一边无奈的说着,一边用一只手固定住我的包皮,一边用另一手从旁边的手术器械里拿出一个长镊子从操作台上的一个不锈钢的弯盘里夹了一块酒精棉球,仔仔细细的将我的龟头搽洗了一便,接着她又抽出一跟细长的棉签,在我的尿道口轻轻的按压着,那种感觉就象有一只蚂蚁在我的尿道口爬,可突然我感到那根棉签象一条蛇一样猛然钻进我的尿道深处,在里面打了一个转又迅速抽了出来,“看样子你的生殖器问题不大”她一边站起来一边晃动着手里的棉签。
  
  “现在请你转过身去”我服从的将身体转了过去,背部冲向了她,突然那只戴着乳胶手套的手按在了我的背部,另一只则抓住我的髋部。随着她两手的用力我不得不向前弯下了腰,由于失去了重心上半身一下子就趴在了诊疗台上,整个人成了一个倒L 型。
  
  “别动”随着她一声严厉的喝斥,我停止了挣扎,乖乖的趴在了诊疗床上。
  
  看我不再试图挣扎了,女王松开了她的双手。用一只手沿着我的颈部一点一点往下按压着,随着她的手一点点的下移,我知道糟糕的时侯要来了,果然那只隔着乳胶手套的手顺着我的脊椎骨一点点滑向了我的双股之间,我试图扭动臀部来摆脱那只可能会对我造成伤害的手时。
  
  “啪”随着一声脆响我的屁股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别动,再动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又是一声严厉的喝斥,我的屁股再不敢有丝毫的躲闪。“分开你的双脚”,随着一声更加严厉的喝斥,我的双脚被女王穿着高跟鞋的双脚强行的大大的向两边踢开。
  
  接着两指冰凉的手指插进我屁股两边内裤的松紧带里,不由分说向下一直拉到了我的膝关节处,我的屁股整个的暴露在了空气中,接着我感到两只隔着冰凉的乳胶手套的手分别按在了我两片臀肉上,并用力向两边牵开,我的肛门也暴露在了冰凉的空气中了,由于冷空气的刺激我的肛门拼命的向内收缩。可是女王两只手的力气很大,我非但没有闭合住我的肛门,相反被女王越扯越大,经过几次无用的努力,我放弃了抵抗,就在女王双手的作用下,我的肛门就象一条在岸上的濒死的鱼嘴一样,无力的轻微的一张一和。
  
  女王的声音又在我后面响起“你真的有定期大便吗?”我使劲的点着头,“我看不象,你在截石位11点的放向有一个小痔疮。”随着女王的话音我感到一指手指轻轻的掠过我肛门的外口。
  
  “不会的,我有定时排便”由于我的脸压在诊疗台上,我的声音有点含糊不清。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老实回答”女王的声音明显有点生气。正当我犹豫不决的考虑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时,突然一只没有经过任何润滑的冰凉的手指,猛的突破了我肛门的扩约肌深深的插进了我的直肠。女王不顾我的悲呼,一只手指在我的直肠里上下左右使劲的转动,搅动着,并且不停的进进出出的抽插着,随着她的手指不停的一进一出,我的肛门口也被她的手指带动着,一会随着手指的进入而凹陷进去,一会又随着手指的退出而向外凸出着,这姿味真是难受极了,就象大便失禁了,自行在肛门里进进出出,有点疼同时有点酸酸涨涨的感觉。
  
  终于随着一声轻微的只有我才听的到的“啪”的一响,女王的手指从我的肛门里完全拔了出来,随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粪臭味。女王的眉头锁紧了,她用一只手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然后将刚刚才从我肛门内拔出的手指举到我的鼻子下面,只见白色的乳胶手套上粘满了一团团黄褐色的大便。我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哼~~~~~ 你以为装死,我就会饶了你吗?既然你不肯自己打扫干净,那就只有我来帮你呢”说着只听“磁啦”一声女王使劲的撕下了粘满了大便的乳胶手套,狠狠的丢进了墙角的垃圾桶里“站起来还趴着干什么”随着女王的一声断喝,我赤裸的屁股被女王用重重的高跟鞋狠狠的踢了一脚。
  
  “把裤子脱了躺到诊疗台上去”我听到这话艰难的从诊疗台上抬起上半身,弯腰将褪至膝盖处的黑色三角裤从脚下脱下扔进墙角的那个蓝色的塑料筐里,这时我感到我两股之间肛门的地方有一块粘粘的滑滑的东西让我很难受,我想那一定是刚才女王检查我的肛门时,手指头拔出时,从我的直肠内带出来的大便,这时有点凉嗖嗖的贴在我的肛门口。
  
  诊疗台有点高,我看到那叉开的托腿架,心里不禁毛骨耸然,我偷眼瞄了一眼女王,只见她正在把一副新的医用乳胶手套往手上戴,眼睛瞪着我,嘴角挂着她所特有的冷笑。
  
  没办法我只有硬着头皮,撅着光溜溜的屁股艰难的爬是妇科诊疗台,我想她一定看到了我肛门口上那黄色的粪便了,我不知道为此我又要招来多大的磨难,我怀着一颗忐忑不安不安的心刚在诊疗台上躺好,女王便疾步走到床边,她用劲的用双手抓住我的髋部使劲的往下一拉,我的屁股便靠在了床尾那个半圆型的洞上,这时她抓住我的一条腿将它重重的方在一侧的托腿架上并用一根宽皮带将它与托腿架紧紧的帮在一起,让它没有一丝的活动空间,接着她又如法炮制了我的另一条腿。就这样我的双腿被高高的架起,并被最大限度的向两边分开,以至于我的髋关节都感到酸痛。现在我的下半身再无隐秘可言,肛门在空气中微微的张开着,阴茎软软的挂在会阴部。
  
  女王用手拍了拍我被绑紧的双腿,满意的绕到床的另一侧,拿起垂在诊疗台边的皮带将我的腰部与诊疗台牢牢的固定住,这样我的臀部也无法做丝毫的挣扎。
  
  接着女王又将我的头和双手分别的加以固定,现在我除了眼睛能转动外(但也只能看到天花板),身体的其余不分便不能移动分毫。做完这些女王便慢慢的一步一步踱到床尾。我现在虽然看不到女王的表情但我感觉的出她一定在冷笑。
  
  “啪”随着一声电源开关的响声,我感到一股热流哄烤着我的肛门,我知道女王一定是把正对着我屁股的医用落地灯打开了,我知道那刺眼的灯光现在一定将我的下半身照的雪亮,连肛门有几个褶子也一定能数的清清楚楚。
  
  我羞辱的闭上了双眼。这时女王一定是看到了我肛门口那块黄色的粪便,可女王并没有向我想象中那样大发雷霆,而只是轻轻的说了声“瞧~ 这孩子有多赃”,便顺手拿过来刚刚用过的镊子和酒精棉球,耐心的将我肛门口的粪便搽试干净,虽然酒精臜的有点刺痛但并不难受。于是我便慢慢的放松了肛门,肛门口便又成了半开合状,突然女王猛的将镊子连同酒精棉球一同深深的送入了我直肠的深处,当我感觉到时已经来不及了,除了一声惨烈的哀号,别无它法。酒精在猛烈的刺激着我的直肠粘膜,而女王却将镊子停留在我肠子的深处一动也不动,任由我的肛门无助的夹击着镊子的手柄。
  
  “怎么样痛吧”女王嘲弄的问到,“这可是帮你消毒啊”这时我已经疼的无力回答女王的问话了,她也不需要我回答自顾自的将镊子和酒精抽出我的直肠,咣当一声丢入旁边的月牙型的不锈钢盆中。我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试着收了收肛门,感觉除了有点麻木其他还好。这时女王转身走到了洗手台的边上从洗手台的下面拿出了一个金属的小盆也不知往里倒了些什么东西,然后用一跟玻璃棒不停的绞动着。由于我的头部被固定着,所以看不到女王在做什么,但那金属与玻璃的碰击声,却清清楚楚的传进我的耳膜。让我的心跟着它一跳一跳。女王一边绞动一边走到了我的身后并随手将她的工作椅拉了过来,做在了我高高翘起的两腿之间。
  
  “你要干什么”?我惊恐的问到,“干什么,你也不看看你有多脏,我现在要给你备皮,也就是把你下身的这些脏毛全部剃掉。”女王冷笑着回答我。“求求您,千万别剃我还有女朋友,她要是看见了你要我怎么办呀”我用几乎颤抖的声音恳求道。
  
  “这好办,你要是怕她看见不理解,那我明天就去把她也抓来剃个精光,那你门不就很配了吗?”女王嘲笑道。我知道再求也是没用,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默默的承受着。女王看了看盆里的东西已经绞的差不多了,于是拿着玻璃棒在盆边上掸了掸,顺手想放在旁边的操作台上,可操作台上已放满了医疗器械实在是放不下了。于是她便向我说道:“你得替我把这个玻璃棒拿一会。”
  
  我心里很奇怪,我的双手都被她绑着我怎么帮她拿?但我又不敢拒绝只能轻轻的“嗯”了一声。我正等着女王帮我松开一只手好帮她拿玻璃棒的时侯,突然感觉到肛门一凉,一个细细的东西插进了我的直肠,它一直往里,钻进去了快有一尺多长,才停止,我明白了这就是那根玻璃棒。只听女王的声音从我两腿之间传来“给我夹住了,要是掉下来打碎了,我就把你给阉了”。
  
  听了这话我赶紧使劲的夹住了肛门深怕玻璃棒从我的肠子里滑出来。女王拿过一把刷子将盆子里的泡沫涂满了我的阴部,特别是肛门的地方,她用毛刷沿着插在我肛门里的玻璃棒一点一点仔细的涂着,毛刷在我的肛门的肛门周围来回的动着,那种痒痒的感觉让我的肛们不由得一缩一缩,于是插在我直肠里的那根玻璃棒也随着我肛门的收缩而一动一动的。“别动啊”随着女王的喝斥声,我感到一片冰冷的刀片紧紧的帖在了我阴茎的根部。随着刀片的游走,我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突然在靠近我阴囊的地方传来一阵巨痛,我知道一定是女王在剃毛的时后将我的皮肤划破了,但糟糕的是由于疼痛分散了我的注意力,肛门也随之一松,插在我直肠里的那根玻璃棒便向外滑去,吓的我赶紧又用力夹住。
  
  不知道是刀子不好还是女王的技术不到家,我的下体被女王割好几个口子,于是那根玻璃棒也向外逃了好及次,最后我明县的感到留在我直肠里的部分,不过只有及厘米了,于是我更加拼命的夹紧这最后的希望。终于女王放下了剃刀,用一块温热的毛巾将我阴部多余的泡沫擦了个干净。同时也把插在我肛门里,现在已变的有些温暖的玻璃棒拔了出来。
  
  接着我听见女王站了起来,走到了我的身边她用戴着医用手套的手在我的下腹部轻揉的抚摸着,这让我感到了无比的舒服。女王的手慢慢的移到了我肚脐下三寸的位置,正当我被这种温柔的手法所淘醉的时侯,女王却突然用尽全力往下一按,一下尿液就从我的阴茎里流了出来,将我臀部下垫着的白床单也打湿了。
  
  女王伸出手一把将我刚刚被剃光阴毛略显单薄的阴茎死死的抓在手上怒吼道:
  
  “看样子我的帮你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小便。”说完她便松开了手转身走向了操作台。随着一阵吱吱的响声,女王将操作台推到了我的身前,她用手轻轻将盖在第一层上面的沙布揭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块四四方方的淡兰色的棉布,明显看的出这快布已经使用过很多次了,它的边上已经有些脱线了,在这块布的正中有一个杯口大的圆洞,它的周围满是一些黄褐色的斑迹,也不知女王在我之前已给多少人用过了,看着这块布就有点反胃。
  
  女王将布盖在我的下半身,那个圆洞正对着我的阴茎。然后女王用一把镊子从操作台上的一个小的不锈钢的弯盆中夹出了一根一尺多长只有小手指一半粗细一头是圆的一头有两个分叉的淡黄色的橡胶管子来。
  
  女王用一只手夹着这根管子不停的在我的眼前晃动,另一手从铺在我身上的那块布中的圆孔中将我的阴茎掏了出来,并轻柔的上下套弄着。
  
  我虽然明知她没安什么好心,但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受得了这个,虽然我强忍着想不让自己兴奋,可是我的小弟弟这时已完全不听我的了,随着女王手指的运动它变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硬。女王显然也已发现了这一点,她停止了套弄,转身将手中的橡胶管子在一个广口瓶子里蘸了一点类似油的液体(液体石蜡一种医用润滑剂)。
  
  接着她用一只手轻轻的将我的包皮翻开,并稍稍用力将阴茎向我肚皮的方向,压成了45度角。然后用橡胶管子的圆头在我的尿道口轻轻的划弄。随着我的一声惊呼,橡胶管已经通过了我的尿道口插进了我的尿道,我被牢牢束缚的双手无助的抓挠着,带着哭音的求饶声现的那么苍白。然而这一切都未能阻止住那根橡胶管缓慢而又坚决的向我尿道深处的挺进。
  
  我明显的感到那根管子已经抵在了我阴茎的根部,这时女王停止了向里插动,她将我的阴茎向着大腿的方向扳成了水平。就在我以为痛苦已经过去的时后侯,随着女王的手猛然的一用劲,一阵剧烈的刺痛后,我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那跟管子流出了我的体外,我知道那是我的尿被不受控制的导出了我的体外,哗哗的流进了女王放在我翘着的两腿之间的一个弯盆中。看着我的尿液已经流的差不多了,女王便用一个夹子,夹住了橡胶管的一头,接着她又用一个小的注射器从旁边的一个小瓶子里抽了大约两毫升左右的生理盐水,从橡胶管的分叉处注了进去,随后她用手试着拉拉橡胶管,确认它已牢牢的卡在了我的膀胱里,她才笑着用手拍了拍我那光秃秃的小弟弟道:“这才听话嘛”!
  
  接着我便听到了一阵开关玻璃柜的声音,女王从玻璃柜中取出了那个银光闪闪的巨大金属注射器。女王用那个金属注射器的尖顺着我的胸口慢慢的一直划向我的阴茎,一股寒气从胸口一直延续到了我的龟头。这时女王取来一瓶生理盐水足有1000cc,只见女王不慌不忙的用金属注射器吸满了生理盐水,她腾出一只手拿起了那插在我阴茎里的导尿管的一头将金属注射器头部往导尿管的开口处套去,由于金属注射器头部较粗所以女王只有左右旋转着才插的进,但由于导尿管插进我膀胱的地方有一个膨胀的气囊紧紧的卡在我的膀胱上,所以没当女王的手动一下,就让我疼痛异常。
  
  女王终于还是将导尿管套在了金属注射器头上,她松开了夹在导尿管上的夹子慢慢的推动注射器的推杆,我只感觉一股冰冷的液体顺着导尿管一直流进我身体的深处。就这样经过反复多次女王终于将1000cc的液体全部注入了我的膀胱,然后再次用夹子夹住导尿管的进口抽出注射器。这时我的小腹已微微隆起,整个腹部象结了一团冰,1000cc的液体在我的膀胱内左冲右突寻找着出口,可我唯一的出口却被女王用夹子死死的夹住了,我的腹内有如针刺一样的涨痛,我现在恨不得有人拿把刀将我的肚子剖开好减轻我腹内的压力。
  
  我已顾不得什么尊严了大声的哀求着女王将我腹内的液体抽出,可换来的只是女王的几声冷笑和怒骂:“这你就受不了呢?,后面还有你受得了,你即然来了不好好治治你那就是我的罪过。”女王边说边从墙角推过来一个一人多高的架子,架子上挂着一个金属的桶,桶的下面连着一根白色的橡胶管,管子的一头连着一个半尺长,赶面杖粗细的一个圆柱形的黑色的头子。
  
  我虽然看不见桶里装的是什么,但听的出里面有液体晃动的声音。女王用手将垂挂在我会阴部的导尿管和我的阴茎用一块橡皮胶粘在了我的小腹部。接着她便把那可怕的黑色的头子旋转着拧进我的肛门。还没等我肿胀的肛门适应过来,一股冰凉的水流就强行灌进了直肠的深处。膀胱和直肠里两股水流相互冲撞着,相互挤压着,我就感觉我的整个腹部就要暴炸了,我使劲挣扎着晃动着,但除了我的臀部能稍微动动外,其余都是徒劳。我的哀叫充满了整个小诊所,也许是被我的叫声吵烦了,女医生使劲的捏了捏一个连着插在我肛门里那个黑色头子上的一个充气囊,于是那个头子剧烈的彭涨,将我的肛门堵的严严实实。
  
  随后女王脱下手套丢进了垃圾篓里,将门一关走出了诊所,任凭我一个人在里面大呼小叫。我的呼喊丝毫没给我的痛苦带来一点点的减轻,我只能听凭灌肠桶里的水,一点点的全部流进我的体内。大约十分种左右我感到,已经没水再流进我的直肠呢,我知道桶里的水已经全部进入到了我的身体里。虽然我涨得象蓝球的肚子依然疼痛难忍,但我已没有力气喊叫了。
  
  现在整个诊所县得特别的安静,除了我沉重的呼吸声,就只有我的肚子在‘咕噜,咕噜’的叫着。阴茎和肛门的被堵将我的排泻的希望全部档了回来,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女王快点回来,那怕是带来更大的灾难。时间仿佛象要凝固了,我竖着耳朵,听着门外的动静。
  
  终于我听到了门外熟悉的高根鞋的声音,不对!警觉得感到还有另一个人,跟着女王一起来了。果然随着大门的打开一个娇小的身影随着女王走进了诊所。
  
  她的手里还托着一个不锈钢的盘子,盘子上整齐的叠放着深蓝色的手术用的袍子。只听女王对着那个小女生说到:“小雯啊,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病人,我等会要给他做个小手术,不的不请你来帮个忙。”随着女王的手指小雯的眼睛定定的注视着我叉开双腿赤裸裸的身体。但现在由于肚内涨满的液体的作祟,我已没有任何的羞耻感,我大声的哀求女王让我排泻。
  
  女王不肖的训斥到:“急什么,我们总得准备准备吧”!接着女王脱下了白色的医生袍将蓝色的手术衣穿在了身上:“小雯你也把衣服换了吧。”随着女王的话声,小雯才象猛然惊醒,将眼光从我大腿的跟部收回。小雯慢慢的将上身穿的一件粉红的小紧身衣脱掉,一对不大,但很挺拔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也一动一动的极是诱人。就在小雯脱那条绷得紧紧的牛仔裤时,好象拉练卡住了怎么也解不开,女王看见了便转身蹲下,将小雯牛仔裤上的拉练轻轻解开,并顺手一把将她的裤子从腰部一直拉到了膝盖处,她站起身来,轻轻的拍拍小雯平坦的白色的腹部调笑道:“你保养的不错嘛,等有空了我也给你做个详细的检查。”
  
  小雯的脸羞得通红,她快速的将牛仔裤脱掉,拿过一件蓝色的手术长袍穿在身上,然后戴上一顶同样是蓝色的手术帽,并把长长的秀发全部掖进了帽子里,最后一个蓝色的一次性医用口罩将她一脸的羞涩全部盖住。同时女王也穿戴整齐,一阵声响过后,她两都带上了医用乳胶手套,现在她们就象两个妖艳的魔鬼,四只露在口罩外的眼睛死死盯着我被灯光照的雪亮的下半身。
  
  一切准备就绪女王将那个扁扁的白色塘瓷便盆,塞在了我屁股下的圆洞上,然后她和小雯一人抓着我的阴茎一人抓着插入我肛门内的那个堵头,几乎同时她们拔出了那个肛门塞,松开了导尿管的夹子,于是两股黄色的带着腥臭的液体急不可耐的奔涌着叮叮咚咚的落进了屁股下面的便盆里。随着最后肛门里“噗,噗,噗”的几声屁声,我的身体一下的轻松了,这时羞耻感重又回到我的身上,闻着满屋子的粪臭味,想起刚才当着两人排泻的狼狈情景,我羞得无地自容。小雯这时轻轻的拿起一快医用沙布轻柔的将我被粪便污染的肛门擦洗干净,这让我更加羞愧。“好了,小雯对他那么客气干嘛?”随着女王的叫声,一只粗鲁的手一把将插在我尿道里的导尿管拔了出来,随着导尿管的拔出,几滴尿液和一丝血迹也涌出了我的尿道滴在了我身下白色的床单上。
  
  女王和小雯手脚麻利的将我身上的束缚解开。“下来”随着女王的一声断喝,我被迫挪动着被女王折磨的相当虚弱的身体艰难得来到地面。把这个穿上,女王丢过来一件白色的大裤衩,这裤衩很旧有一股很难闻的味道,裤衩上污迹斑斑,似乎还有血迹在上面,在裤衩的反面有一个巴掌大的圆圆的洞,在洞的边上也有一些褐色的污迹,好象是没洗干净的大便和血的混合物。我正在犹豫,女王飞起一脚踢在了我的阴茎上,我两眼一黑差点摔倒。还是小雯赶过来一把将我扶住,没办法我只的将这条不知多少人穿过的肮脏的内裤穿上,“上床躺好”。随着女王的呼声,小雯扶住我的双脚将我搬上了妇科手术台。
  
  小雯帮助我躺好后,又同样的将我的双脚固定在两边的支架上。看着她忙碌的将我的头双手和腰一一固定,我不知该谢她还是恨她。在绑好我之后小雯又来到了我叉开的两脚之间,用双手将我内裤上那个洞的位置调了调,使她正对着我的肛门。看她熟练成度,我知道她决对不只一次的帮女王做过工作。
  
  小雯在做着准备工作工作的时侯,女王一直在操作台前将一些寒光闪闪的手术器械叮当作响的装入一个小弯盘内,看到小雯已将我准备的差不多了,女王便回到了我的身后,坐在了我双腿之间的凳子上,她用手使劲将托起我双腿的支架向两边分开,我的腿这时几乎被分成了一字形。
  
  然后是同样的酒精同样的刺激,女王又将我的肛门里里外外的消毒了一遍,消毒完了女王丢掉了酒精棉球,将戴着手套的手指插进了我的肛门,在里面来来回回的转动着,先是一指手指,接着两指,再后来她将另一只手的两指也插进了我的肛门,用力向两边无情的拉扯着我的肛门,我疼的脸都变了型,正当我忍痛不住想要呼喊的时侯,那个看似温柔的小雯却用一快沙布紧紧的捂在我的嘴上。
  
  女王看看我原本还有些紧的肛门已被她的双手扩张的无力闭合了才满意的抽出手指,随着一声金属的响动,女王从弯盘里拿出了一个巨大的亮闪闪的肛门窥镜,冰冷的镜身随着女王的用力,无情的插入了我的直肠里,肛门窥镜在我的直肠内转动了一个方向。
  
  随着女王拧动肛门窥镜上的螺丝,它的两个叶片,紧紧的抵着我的直肠壁向两边无情的扩张开来,我的直肠被完全打开,红色的内壁完全暴露在女王的眼前。
  
  女王又用一个长柄镊子夹起一个棉球将我直肠深处,未完全排干净的大便擦拭干净,女王这时喊来小雯让她用手抵在肛门镜的手柄上以免被我肛门的胬动挤出体外,她自己站起身来将穿在身上的那条黑色的网状连裤袜脱了下来,她将丝袜在我的脸上来回的拂动,一股酸臭的味道直冲我的鼻腔,看我闭着眼一付厌恶的表情,女王生气呢。
  
  她用带着手套的手使劲的捏开我的嘴巴,将丝袜强行向我的嘴里塞去,丝袜塞的很深几乎塞进了我的咽喉,我的喂内一阵翻动,几次差点呕吐出来,可都被丝袜堵了回去,面对如此的境地我唯一能做的只有求饶,女王好象看懂了我的眼神,这才将丝袜从我的口里取出。我试着合了合嘴感觉上下鄂就象脱臼了一样。
  
  女王这时拿着那条粘满我口水的连裤袜又回到了我分开的双腿之间的凳子上坐好,用那把长柄镊子夹住连裤袜的一头,狠狠的从我被肛门镜打开的直肠里塞进了我的肚子里,然后她不停的一点一点将连裤袜几乎全部塞进我的肚子内,我的肚子被涨的极度难受,看到连裤袜几乎只剩下一个头露在我的肛门外时,女王拧松了肛门窥镜的螺丝将这个无情的铁家伙,从我的肠子里抽了出来,这时丝袜却满满的塞在我的肠子里,由于女王的连裤袜是棉制的,它在我的肠子里不停的吸收水份,并迅速的膨胀,几乎占据了我肠子的每一个角落。我感觉肠子里的水份都要被丝袜吸干了。
  
  女王这时抓起了丝袜露在肛门外的一头,轻轻的摇动着,满满的往外抽动,由于丝袜占据了我整个的肠腔,也紧紧的抵着我的前列腺,所以女王每抽出一点,丝袜便强烈的磨擦着我的前列腺。所以本该很痛苦的我,阴茎却高高的耸立起来,让我即兴奋又痛苦,突然女王猛然使劲,抽出了在我体内将近一米多长的连裤袜,我的痛恨一下到了极点,感觉自己的肠子仿佛都被全部抽出了体外,可就在这痛苦的顶峰,我的阴茎却象石油喷发一样,将我体内的精子全部喷射在了那条开档的内裤上。
  
  女王将手里那条粘满我肠子黏液和血迹的连裤袜丢进了污物桶内,然后站起身和小雯一起解开了我身上所有的皮带,她显得很疲惫和小雯一块那双粘满污物的乳胶手套,脱下了手术医,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你记得下次定期来检查身体,还有今天千万不要吃饭,免得粪便感染了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