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丁绿帽之杨凌乱入

雾气蒸腾,水烟迷漫,白玉池内,温泉滑脂!

  安碧如握着一块香胰,在丰曱腴玉嫩的胴曱体上,轻柔细致地搓曱着、擦着。而她的一身冰肌雪肤,竟似比砌成池子的白玉更加雪亮富于光泽。

  光阴流逝,并未在她三十余岁的肉体上留下丝毫岁月的痕迹,仅仅让她越发地性曱感诱人,充满成熟尤物的魅力滋味。

  也难怪,苗寨圣姑所修之秘法,能保青春不老,修习之人,便是生命完结之时,亦是双十少女模样。

  她正在摩挲着自己腻柔的腴躯,脑海心房均被池水浸得一片迷离,却是忽听一阵风响,水雾倏尔散开,池水上也泛起一阵微澜。

  安碧如心头一惊,随即明白,定是杨凌来了。

  “小坏蛋……”安碧如眼波如水,嗔道,红唇翕动处,泛出一片惊心动魄的妩媚。

  杨凌却是心急如火,一把拽下曱身上衣衫,便纵入池水中,禄山之爪如飞龙探出,攥曱住安碧如一对丰硕的ru瓜,嘻嘻笑道:“又大了呢。哪天真能将姐姐开孢了好生调弄一番,岂不是要成哈密瓜了?”

  安碧如被他以极高明的挑曱弄手法捻住一对艳红犹如覆盆子的ru蒂,不由吖地一声娇曱叫起来,叫声中满含曱着成熟曱女性的魅力,却是旋即哼一声,道:“不行,碧如还要留给林郎呢……”

  杨凌想到如此诱人的美人儿,终究要便宜林晚荣那饭桶小子,终究一阵不快,道:“那……后边不行么?”

  “一样是阴阳交融,和前边有何区别?”安碧如哼道。

  杨凌一阵无奈,金刚杵却早已硕立而起,在水中对着安碧如昂首示曱威。

  安碧如娇甜一笑,如丝如魅,当下将一双玉手沉入水中,捏住了杨凌的长戟,以缠丝劲拿捏摩挲起来。

  她的柔荑修长温润,在池水当中,越显腻曱滑。安碧如以一种绝妙的节奏,掌指沿着杨凌日渐长硕的龙王槌抚曱弄柔捏,时而柔美如梦,时而急促如鼓,指尖更是如同勾弦挑筝,在码眼上次第来回点弄着,更不时照顾着他的兜囊。

  她的一对浑曱圆如瓜的玉曱乳,犹如水袋一般自然垂下,颤巍巍地擦着杨凌的胸口,一对红酥曱酥的蒂儿更是渐渐涨大起来,挑曱弄他最敏感的神经。而美人的两条修长的白腿,竟是弯曲向后,柔韧得令人难以想象,以染成丹红的脚趾细细点着杨凌的臀曱沟。

  杨凌身躯一颤,在安碧如玉手魔力般的鼓捣下,差点登时便走漏而出。但他终究是此间老手,精关一锁,一双手越发欢快地捏曱弄起了安碧如的雪白奶曱子,玉兔儿仿佛要在他手里化成水滑了去。

  “喔……”安碧如带着颤音,低低呻曱吟:“你这害死人的小坏蛋……”

  她的俏脸晕红如血,斜斜睨着杨凌,眼角眉梢都是勾魂夺魄的霪媚。

  杨凌心头得意,掌指捻得越发欢快,左手交替在她硕乳上打着旋,画着圈儿,发力忽轻忽重,玩得一对冰峰滴溜溜地转着,右手却是抚上了安碧如后背流畅的曲线,沿着缎子般光泽惑人的肌肤一路向下,掌心吐力,按压安碧如浑圆的臀儿。

  两路夹攻之下,安碧如呀地娇叫不休,很快便小丢了一回,荫精漾入池水当中,带着微微的浑浊。

  “姐姐可还舒坦么?”杨凌邪邪地挑逗着道:“不会被小凌淫得昏了过去吧?”

  安碧如娇躯轻颤,冰肌粉红,低低呢喃:“作……作死!姐姐还没那么不济。”

  杨凌哈地一声大笑,双掌齐出,于水中在安碧如雪一般的臀丘上一阵鸣锣击鼓一般的拍击,软肉如同波涛一般在他指尖颤抖,清水白雾也悠悠鼓荡,含着十二分的温柔旖旎。

  他将安碧如一把按倒在池底,身躯一个颠倒,阳棍便朝着安碧如红艳润泽的如同芳花的嘴儿扎了下去。

  安碧如呀地一声,还没来得及躲避,便被灵龟凑到了唇边,带着微咸的炽热,登时烫得她神智一昏,神魂儿也不由浪了起来,张开红唇,将灵龟轻轻含入。

  杨凌将身躯整个压下,脊背微微弓起,这样一来,他的口唇正能凑到安碧如的私密之处。

  但见成熟美人的耻茅如同水草一般在泉中荡漾开来,显得柔软而悠美,雪丘隆得如同馒头一般,乃是最为夹人的镁xue口儿,当中挤得紧紧的阴口红润娇嫩,有如胭脂,当真是说不出地霪靡诱人。

  杨凌不由瞧得心摇目眩,魂荡神迷,却又因不能立马干个爽爽美美,心头生出失落之意。

  只是此时此刻,安碧如已然将他的朝天棒大半含入,如同膣腔一般吸吮起来,口中香津玉液温热无方,小蛇儿更是乖巧到了极致,时而在他码眼上头点磨,时而绕着长枪旋转,触感丝丝悠悠,直入心魂,惹得杨凌又不由身躯战栗起来,股腹沟一阵抽搐,急忙将舌条探出,拨开绵绵幽草,在安碧如的馒头镁XUE上拨扫作弄。

  安碧如登时通体皆趐,肌肤越发泛红,却被杨凌紧紧压着,口唇更是含着他的行货,既动弹不得,又出不了声,登时周身触感陡增,被杨凌腹部挤着的肥RU更是顷刻间酥融欲化,不由鼻息嘤嘤,动人心魄。

  由于是在水中,两人只能运转武学秘法,如鱼儿般呼气,如此一来,安碧如的嘤咛之声,听上去别样幽幽,有一种绝妙的隐微滋味,如怨似慕,带着三分的羞涩却又含着七分的快美和荡魅,听得杨凌心头越发如火,舌条发力一挑,弄开蛤唇,钻进了安碧如的庇XUE之中。

  他的大剑也在这一刻又涨了一号,发力一顶,竟是钻到了安碧如的喉关,惹得美人不由低低发出呜鸣。

  咽喉的美肉柔腻娇嫩,无与伦比,杨凌登时一阵快美无边,舌条在安碧如的缝儿里头如同怒龙搅海一阵翻腾,品味花蜜微膻的香甜,感受浅谷的挤压吸力。

  安碧如却是难受起来,发力挣扎,秀发在水中漂浮飞甩,犹如墨色的飞瀑,偏生娇躯无力,只得任由杨凌深喉摏了十数记,一炮迸发,将暖热的浆液哗啦啦送往安碧如的食道当中。

  而她的镁穴被杨凌一阵舔弄,也不争气地大丢一阵,潮水于池底喷发,隐隐有温热油滑喷上杨凌的面颊,如酱似蜜。

  这时,安碧如方才撑起力气,将杨凌推开,猛然出水,一阵干呕道:“小冤家,你想弄死我么?”

  杨凌见她青丝沾满水滴,点点落下,妖娆犹如最勾魂的水妖,面绽绯花,娇软无力的神情,显得越发成熟妩媚,心头无比快意,猛地将她丰腴柔软的躯体拦腰抱起,放到池边,再次反方向压上这具丰满雪嫩的胴体。

  将脑袋凑近安碧如股间,斜视而下,幽谷之下,淡红带黄的肛儿,褶皱沾水后显得越发娇嫩,在雪白泛粉的臀肉映衬下,更显诱人无比,伴着美人身躯的颤抖而轻轻翕动着,似是待人采撷。

  杨凌发出一声粗重喘息,当下低头将口唇覆上,对准秘蕾一阵猛吮,舌尖更是向其中探索而去。

  安碧如正以手圈弄着杨凌射过一会之后,坚硬不减的红玉如意,鸟道顷刻被袭,不由呀地尖叫道:“小凌,那里不行啊!”

  她嘴上抗拒,其实钢门被杨凌嘴上一吸,带着全身都颤抖起来,不由快意暗生,如同闪电一般炸开,又如洪水一般难休难止。

  杨凌猛地亲了一口,发出啵地响声,这才放开,荡笑道:“碧姐姐也亲我的便扯平了。”言毕,又将口唇贴上去,这次却是舌头在钢口和馒头镁XUE之间拉动推挤,碾出一条亮晶晶的水线。

  安碧如被杨凌一阵舔弄,芳心剧颤之下,一阵昏乱,听杨凌此言,竟是着了魔一般,也将口唇贴上去,吻上杨凌的臀眼鞠花,双手则越发卖力地照顾着杨凌的长棍和子孙袋儿。

  两人交互嬉弄,不多时,又战到了爆发的边缘。安碧如臀丘已是被杨凌作弄得颤抖不住,鞠眼翕张不休,忍不住柔肠一颤,别有幽愁暗恨生,一阵气流便砰地喷薄而出。

  但安碧如乃苗寨圣姑,修习天香神功,不惟花蜜略带香甜,就连放出的暗气,也幽然含香,杨凌不由满鼻皆美,直透肺腑,一通爽利的狂吸,而灵龟也再也挨不住安碧如的掌指之技,喷薄而出,在安碧如玉手和侧脸间飞溅开来,一片黏腻之白。

  杨凌一阵喘息,这才移开身子,掬水洗净安碧如脸面,两人一番长吻,方才分开。杨凌揉捏着安碧如肥大的屁股,哈哈道:“碧妹儿,今次算谁赢了?”

  安碧如躺在地上,嘤咛不住,好一会才道:“我还能动,哪里分得出胜负?”

  杨凌咬了咬唇,道:“既然如此,再过几年,定要把你干死淫昏了,弄得你这小宕妇心花儿开,芯子都干酥摏烂了,才见得我的本事呢……”

  安碧如听得俏脸通红,道:“说什么浑话,难听死了。”

  “不这般挑弄你,怎么能教又荡又媚的安姐姐把小凌记在心尖儿里呢?”杨凌低低道,眸光中全是能迷倒天下女子的风流意味。

  安碧如听得娇躯一颤,差点又小丢一回,杨凌在这成熟美人身上却是终于弄得全身舒服通透,穿上衣衫,悄悄离开圣姑香居。
共6702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