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天子凌辱的黄蓉

为了换取皇帝对襄阳的援兵,黄蓉下定决心将肉体出卖给皇上。

  终于在这一天,她按照朝廷的惯例,洗净身子一丝不挂地由太监裹在棉被中往皇上寝宫而去。当日下午,黄蓉已在后宫管事太监教导下学习了对皇上陪寝所需的全部规矩,此刻她想到自己即将面临的遭遇,既是忐忑不安,又是有一丝丝奇特的期待…对中原武林第一美女垂涎已久的皇帝,此刻也特意服食了强力春药,面对榻上全身赤裸的黄蓉,露出了志得意满的淫笑。看着黄蓉毫无寸缕雪白无暇的躯体,皇帝只感到小腹下那滚烫的阳具此刻正处于一生中最坚硬的状态,几乎立刻便要破裤而出。

  要知道当时女子多缺少运动,虽则肌肤吹弹可破者有之,但曲线玲珑前凸后翘者极其稀少。黄蓉从小习武,不但肌肤滑嫩无比,那蜂腰翘臀所展现的惊人曲线更是当世少有,无怪见惯后宫女子的皇帝也要难以自持了。

  黄蓉此时乃生平第一次全身赤裸地躺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实是说不出的羞辱和痛苦,恨不得马上展开轻功逃出十万八千里去。此刻却听得皇帝冷冰冰道:

  「皇宫规矩,难道要朕亲自教你?」心中一寒,黄蓉立刻回想起下午所学的一切屈辱礼仪……决心舍弃一切为浴血守城的丈夫换来宝贵援兵,黄蓉丢开了自己的尊严,照之前太监教导的,分开双腿,双手轻轻分开大小阴唇,露出里面粉红的阴道嫩肉,然后轻轻呻吟道:「请皇上享用贱妾的身体。」说完这句话,黄蓉已是泪流满面。从小高高在上聪明伶俐的她,何时做过如此屈辱的动作,说过如此淫贱的话语。然而此时此刻,她不得不放弃所有的一切去讨好面前的男人。下午老太监对她说的话成了她此刻脑海里唯一能回忆起来的东西:在皇上寝宫,你就是最下贱的妓女。

  哪里顾得上黄蓉的心思,早已欲火焚身的皇帝掏出硬如铁棒的肉茎,毫无任何前戏地猛扑上去压在蓉儿的身体上,狠狠地捅入了她粉嫩的肉穴中。

  尚未湿润的阴户被暴虐地插入,黄蓉忍痛不住轻叫了出来,却更是增添了皇帝的兽欲,猛地将身下女孩的双腿大力分开推到腰上,将整个阴户完全凸露在外,然后稍稍退出部分肉棒,看准穴口,死命一下捅入到底!

  几乎将身体撕裂一般的剧痛让黄蓉美目圆睁惨叫出来,她那修长纤细的双腿霎那间也如今痉挛般颤抖着。然而,这一切只是让皇帝更加快意地在她的蜜穴里大力抽插着……饶是黄蓉曾修炼九阴真经上的易筋断骨篇,全身骨骼肌肉无不随心所欲,但女性最为敏感部位被如此暴力侵入,她也只能如同普通女性一般凄厉惨叫。雪白修长的双腿无法控制地猛然夹紧,将皇帝的肉棒死死钳住。

  皇帝猛然觉得火热的阳具突然无法抽送自如,身下娇娆的下体死死地收缩在一起,让自己难以动作。要知道黄蓉从小习武,身体在剧痛之下带来阴部肌肉的剧烈收缩,又岂是普通的三宫六院能够比拟?

  皇帝面色一沉道:「贱人,还不把腿分开!」然而身下美女却丝毫没有反应,仍然是紧闭双腿将皇帝的肉棒死死夹住,而美丽的脸上已经痛得扭曲变形。要知道此刻黄蓉正经受平生最大痛苦和耻辱,身体肌肉根本无法控制,更谈不上迎合皇帝。

  皇帝御女无数,也曾多次强上民女,对此等反映并不陌生。他冷冷一笑,突然抓住黄蓉柔嫩的臀部抬起,手指轻轻在她紧闭的菊花蕾上划过……黄蓉全副精神都集中在双腿间那火热的肉棒上,却突然从屁眼传来一阵酥麻。

  一生中从未有过的酸软感觉瞬间从平时排泄的部位涌遍全身,她不由自主地松开了双腿肌肉,轻呼出口。而在这一刹那,皇帝的肉棒长驱直入,狠狠地挤开了黄蓉柔软的阴道肌肉,死死抵在花心上……这一次,美丽的侠女终于无法忍耐,平坦的小腹无法控制地痉挛起来,在前后敏感部位的夹击下子宫一阵收缩,淫水终于倾泻而出……黄蓉呻吟着,扭动着,体会着皇上滚烫粗大的肉棒在自己体内搅动。

  御女无数的皇帝此刻用尽全力在体下娇娆体内冲刺着。品尝过无数美女的天子,这次是头一次将一个武功高强的武林侠女压在身下恣意蹂躏,而这侠女不单单拥有后宫佳丽无法匹敌的婀娜身段,那秀丽的面容和羞辱的神情更是让自己无法自制。

  而不久前还是不可靠近的侠女,此刻那修长而柔嫩的双腿已是无法自制地紧紧盘在自己腰间,丰满园翘的屁股更是本能地紧绷起来,将肥美嫩滑的阴户紧紧地压在皇上的肉棒根部。而皇帝更加地感觉到身下女子阴道深处的子宫口已经微微张开,顺着腰臀的扭动迎合着自己的抽插……黄蓉已经快要无法思维。在决意靠自己的身体换取皇帝长期的兵源后,她已强迫自己完全放开去接受皇帝的任何凌辱。然而心态的改变让她却体会到无法言喻的感受。那天子的龙茎竟是意料不到的粗大和火烫,让她下体在快被塞爆一般感觉的同时又控制不住地想夹紧那滚烫的肉棒。

  而天子的阳具更是深入她小穴未曾碰触过的深处,每一次带来那种强烈的酥麻酸胀感让黄蓉不由自主地抬高臀部张开阴户让对方的肉棒狠狠地钉到自己身体最深处,伴随而来的便是她自己似是痛苦似是欢愉无法分辨的哭叫声。

  起初的痛苦此刻已经淡无痕迹。此刻的黄蓉已可以感到随着自己每次触电般的酸麻,下体便是犹如泉涌一般往外喷涌着湿滑的体液。

  而压在身上的皇帝,此时不单单抽插着自己的肉穴,一只手还大力地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更是用手指捅入了自己的肛门里用力抠拉着。四面八方涌来的快感让黄蓉已不知道天南地北,只感觉到体内的热流随着下体涌出的粘液不断往外喷涌……身下的美女那迷死人的身体此刻正在不住地颤抖,淫水如喷泉般涌出。皇帝伸入黄蓉肛门内的手指可以感觉到美女体内器官已在不断地抽筋,压在身下那玲珑雪白的肉体此刻不但变得艳红起来,更是开始了无意识的颤动,而深入肉穴的龙茎顶端更可感觉到整个阴部和子宫的剧烈收缩……下体极度的酸麻酥痒让黄蓉进入了神志涣散的地步。她睁大失身的双目,小嘴半张着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话,只是不时传出呜呜的声音。她美丽的身体布满汗水,黝黑的秀发也早已湿透,下体阴部更是被清亮湿滑的淫液染透,并顺着屁股沟流到床榻上浸湿了一大片。整个房间在此美女汗水和体液的交织下,充满让男性疯狂的淫糜味道……黄蓉此刻的阴户在无数次的抽插下几乎变形,粉红的淫蒂如小手指般高高竖起,在每一次和皇帝阳具接触的时候都让整个娇躯产生无法抑制的痉挛。两片阴唇早已象盛开的荷花叶摊在两旁,中心的花蕊不断蠕动,如同要把最深处的花心挤出来一般。而乳白色的淫水,随着皇帝每一次的抽插一股股地喷涌出来,沾满了那火烫的肉棒和盛开的阴户。

  猛地,黄蓉感到皇帝那粗大的肉棒一次一次的抽插似乎已经无法分辨,她只觉得自己下体那种入骨的酸麻和那撕裂般被捅入的感觉汇集成一股无法抵挡的热流瞬间从双腿间传遍全身,眼前金星乱冒再也无法思维。

  她无法克制地发出痛苦而欢愉的一声长叫,雪白丰满的屁股猛然抬高,柔嫩的阴道死死地夹住皇上的肉棒不断颤动着,那温热的体液更是随着子宫死命的收缩爆发般喷泻出来……皇帝所淫女子数以千计,此时便知身下那武林第一美女黄蓉已是到了高潮末期,女阴泄尽,再干下去此女便会元气大伤,虽然对皇帝本人无害,但以后若是再干黄蓉,却无法再有今日之惬意。

  念及于此,皇帝大喝一声,将黄蓉纤细的身子反转过来趴在床上,再将她已是疲软无力的两条大腿狠狠掰开让整个屁股都暴露在皇帝眼前。仍然插在黄蓉肉穴中的天子龙茎此时疯狂暴涨塞满了她肉穴的每个缝隙,而另一只手则伸出两只手指插入微微张开的肛门中抠住里面嫩肉往上一提……剧痛之下本已被奸得昏迷过去的黄蓉立刻尖叫出声,不由自主地抬高臀部将下体本能往外送出意图减轻痛苦。此时本已是花心大开的肉穴在本能驱使下往外顶出,将整个阴道的嫩肉都暴露在外。皇帝再也忍耐不住,也不想忍耐,在黄蓉将下体肉穴张开到最大之际狠命地把肉棒捅入到最深处用尽全力抽动着。

  在黄蓉子宫剧烈收缩和她悲惨而快乐的哭叫中,皇帝死死地将天子龙钟喷入到了她阴道内每一处肉壁的缝隙里……(二)(理宗是南宋第五代皇帝。宁宗养子。宁宗病死后,宰相史弥远拥立其为帝,年号宝庆。理宗即位后,有史弥远专政,他只沉湎于酒色,朝政昏暗如故。)无情的蹂躏后,黄蓉软软地趴在卧榻上,浑圆的屁股仍然不由自主地痉挛着。

  虽然她自小习武,身体远比普通女子要强,然而她二十年的生命中,又何时遭受过如此的折磨。郭靖生性保守,对妻子虽然爱怜有加,但爱至浓处大多也就只是亲一亲抱一抱,难得有所逾越。加上九阴真经源自道家,对精气炼化极为讲究,更使得郭靖对男女之事极为淡漠。虽然成婚数年,实际上黄蓉的鱼水之欢尚不足数十次。

  而宋理宗却是自小沉迷于酒色,对男女之事极为熟练。虽然并不习武,但是却也知道多多运动以保持金枪不倒的道理,所以他平日骑马射箭打猎等活动是不少的。因此纯以性能力而论,皇帝的床上功夫胜过郭靖何止百倍。

  黄蓉虽然已经疲惫不堪,却也能感觉到自己下体肉洞仍然在不知羞耻地一收一张。即便她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但身体的反应完全无法控制,不单单是下体阴户在继续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就连她光滑的大腿、平坦的腹部,甚至包括后庭的屁眼,都仍旧不断颤抖着……看到床上美女仍旧处在极乐之后的余韵中,皇帝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

  毕竟,能把武林第一美女奸至失神,即便是皇上也不是能够轻易做到的。

  看到那浑源滚翘的臀部,纤细平坦的腰肢,还有那仍然颤抖的紧绷大腿,皇帝感到一股热流又涌向了阳具,本来已经软绵绵的肉棒,竟然在片刻之内再度有了复苏的迹象。

  自然,皇帝是不会压抑自己的。他立刻握住热腾腾变得通红的阳具,一面抓起黄蓉的细腰,把她拉到地上,趴在床沿,对准那还在收缩的阴道口,狠命地再次捅了进去。

  和第一次不同,身下美女不但没有发出痛苦的惨叫,反而动情地低低呻吟了出来,而那鲜红的肉洞瞬时收缩,将皇上的大肉棒紧紧加住,而阴道内的嫩肉更是如同小嘴一般不停地蠕动着,仿佛在吮吸皇帝的肉茎一般。若非不是二度春风,宋理宗恐怕立刻便会丢枪卸甲。

  黄蓉也说不清楚自己身体的反应。当她的身体被抬起来,并不得不趴在床上将自己下体完全露出时,她便知道自己将会再次受辱。然而这一次,她的心理却没有一丝的难受和恐惧,相反却不由自主地主动翘起了小屁股,让自己的阴道口更加的张开。虽然不愿意承认,她知道自己此刻已经非常期待着那从未领略过的极度快感,也期待着皇帝肉棒能深深地捅入自己美妙的肉体……宋理宗阅女无数,对黄蓉的反应岂有不知。身下美女既然完全张开了美妙的肉洞让自己狠狠地干,皇帝当然不会客气。天子的阳具瞬间又涨大了几寸,死死地捅在了黄蓉阴道底部。子宫口受到冲击,剧痛之中又夹杂着难以言喻的致命欢愉,黄蓉再次尖叫出口,在下体巨大的刺激下,再也支持不住,软软地瘫倒在床上,淫水狂泻而出,染湿了两条雪白的大腿……正迷失于下体快感中,突然黄蓉感到后体一紧,跟着就是一条冰凉坚硬的物体捅入了自己屁眼。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她清醒过来,连忙扭头后望,却见皇帝一边用他粗大的肉棒抽插着自己的小穴,另一只手却拿着一根黑黝黝的棍状物在自己屁股缝里来回抽动着。

  从未想过那里也能被男人使用,黄蓉惊慌之下望着皇帝叫了一声:「不要啊,皇上,绕了民女吧。」皇帝双目一瞪:「区区民女也敢和朕做对吗?!」,同时狠狠地把那黑棒捅进了黄蓉的肛门。

  肠道内剧痛传来,那棍棒几乎被捅入胃中,黄蓉霎那间脸色几乎变成猪肝色,连忙转过头去,下体剧烈收缩起来……然而经过了起初的痛苦,那从未有过的感觉却变得越来越舒服。黄蓉一生无论在桃花岛还是和郭靖一起,无不是被有如仙女一般捧着,何时受过如此屈辱,更不要说此刻下身两个洞都被抽插着。此刻黄蓉的脑海里只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下贱,然而下身那两根不断运动的东西却似乎形成了一种奇异的韵律,让她感觉到和前一次完全不同的极端快乐……没过多久,黄蓉的嘴唇便颤抖起来,本来趴在床上软绵无力的身体渐渐也开始紧绷,而那美丽圆润的屁股更是再次努力地上翘,企图让皇帝的大肉棒更加深入一些。而她的呻吟也慢慢由微微的喘气声变得越来越大,开始「嗷!嗷!」地如同淫妇一般叫了起来。

  看到身下美女变得如此淫荡,宋理宗狠狠将黄蓉柔顺的长发一扯,将她美丽的脸蛋仰起,而那腰臀间惊心动魄的曲线,更是让皇帝欲念勃发,几乎全身血液都聚集在那肉棒上。

  黄蓉也感觉到体内肉棒温度再度上升,而且变得更加坚硬,更加快速地在自己的阴户内抽插着。她本能地尖叫了起来:「嗷!啊……皇上……皇上……快!

  干死蓉儿……干蓉儿……干死我啊……啊……」第一次听到身下美女如此的淫荡叫声,皇帝顿时加快了抽动,肉棒以几乎无法看清楚的速度在黄蓉的阴道内运动着,阴唇被大大翻开,白色的淫水随着每次的抽插从肉洞中涌出,瞬时便将床榻染湿了一大片……黄蓉双眼翻白,高翘着屁股,口中「哦哦哦……」含糊不清地叫唤着,阴道一阵痉挛,尿液和淫水同时在无法比拟的高潮下狂喷而出,而皇帝也借着这个机会狠狠地将龙种喷在了她体内肉壁上……第二天,黄蓉从床上醒来时已是走动不能,而皇帝也早已离去。休养几天后,便有圣旨到来,却是皇帝已经对襄阳增兵十万,而宣布圣旨的太监在之后私下对黄蓉下达了另一条皇帝手谕:封黄蓉为妃子,皇帝随时应召。